全球品牌网
刘福垣:转变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
2009-02-23 全球品牌网  刘福垣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我讲的这个题目叫了两年多了,人家一听,这是大家一个说滥的题目,实际上我为什么自报奋勇讲这个题目,我感觉这两年多来对发展观问题的转变还差十万八千里,现在都在做十一五规划,我看了省地市县在我手里过了40多本,基本上大部分都是在全会的建议以后他们修改的,叫我们论证和看,我看完了以后我有一个感觉,我们到现在为止,各省地县做的规划基本上还是增长的规划,而不是发展的规划,还是就增长论增长,不过把发展观这个口号接过去以后,放在主题词里边用黑字表示,他的脑子里边想的还是发展、GDP、排序,提高所谓竞争力,就是和各个兄弟省、兄弟县、兄弟市打擂台,基本上还是这么一个状态,就是说明我们对发展观的转变还没有进行,甚至我们有些重要的文件里边,还出现这样的错误,提高增长速度,要提高发展的质量,要说提高发展的质量我是同意的,提高增长速度,说明发展在他脑子不过是几个字,全面增长、可持续增长,还是增长而已,我们必须得明确为什么93年8月14号家宝总理代表中央在国家行政学院里第一次提出来转变发展观,我感到有必要在这里头跟大家讲一讲我的体会。科学发展观提出来的背景。

  27、8年这么突飞猛进的改革和增长,全世界都很瞩目,为什么人家散步中国威胁论,感觉中国在这个地球上越来越重要的时候,我们自己提出来转变发展观,为什么我们胡锦涛同志到西柏坡重温两个务必,就是因为我们这些年把小平同志提出来的发展是硬道理给搞成了增长是硬道理了。GDP统治了中国至少十年之久,原因在于我们对中国的发展没有自己明确的认识,用了西方经济学这套指标理论体系,我们现在一谈起所谓经济形势分析,分析的就是增长的形势,顶多是增长量和质量的问题,对发展是什么,始终没有搞清楚,因此十五规划到现在为止应该说就剩这十几天,要画句号了,在我个人看来,基本上没有完成任务。

  大家做十一五规划前面都有几句十五取得伟大的成就,GDP完成,克服了非典,这实际上枉顾左右而言他,十五提出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和谐社会是主线。四个经济结构心里都清楚,社会表面上的产品结构,产业结构、地区结构、城乡结构,今天我们不能不遗憾地说,这四个层次的结构不仅没有缩小,而且都是全面逆转的,毡靴性调整这三个字到现在还没有破题,可以说各级政府都没有破题,这两届政府都很忙,都很累,但是进行的是战术性调整还是战略性调整,抓住牛鼻子没有?实践证明是没有的。首先产品结构的矛盾就看错了,97年以后,当时有一种舆论,中国终于克服了科尔来的短缺经济进入剩余经济阶段,是买方市场,六百多种产品绝大多数都是积压的,只有少数供求平衡,几乎没有短缺的,当时是这么判断,给中央政府出的政策就是积极政策,1500亿的国债发着,两位数的出口退税退着,八次降息,要老百姓消费,当时的政策不就是这个吗?这是针对内需严重不足,实际上判断有一种前提,重大的失误是什么呢?我们的统计局没有本事把我们的整个经济结构说清楚,只报道两方面,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卖不掉的一块,还有一块是积压这一块,短缺没有看到,现在说三大短缺,第一社会保障,要构建和谐社会,没有社会保障那是做梦,社会保障度就是社会和谐度,社会保障作为公共品按十要素分配的市场经济配套的,本身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按要素分配是资本主义的分配方式,这是不用讨论的,已经是市场经济的分配方式,而要素分配必然造成两极分化,社会财富越来越往少数人倾斜,而社会生产出来的东西需要越来越多的人用,要想解决占有和占用之间的矛盾必然要有一个平衡器,这是社会保障,这应该是政府的公共品,人人雇自己的局面形成以后,需要上帝不断加,上帝只能是政府,应该是纳入财政预算由政府买单提供社会保障,而我们这个产品严重短缺,由于他的短缺老百姓不敢消费,八次降息,到04年已经是负利率又增加了一万五千亿的存款,为什么,没有定心丸。你那边一点点走私人资本主义那一套,强制储蓄做实个人帐户,社会帐户,那根本不是社会保障,那叫商业保险,个人拿一块,老板拿一块,本来我们的工资不高,个人拿一块,抑制当前消费,本来就业压力很大,叫老板拿一块等于打击老板用工,这是人家在绝对剩余价值生产阶段原始积累初期西方资本主义选择社会保障手段,人家是完全市场化商业保险行为,个人雇自己的行为,做实帐号跟熊瞎子一样,一秋天猛吃,最后到树洞啃自己的熊掌,打工四十年,四十年每年扣一点,为了余命20年,这不是按要素分配的时序安排,哪是社会保障,社会保障资金来源应该来源于剩余价值也是毛利润,没有遗产税你敢叫社会主义国家,遗产税是唯一的社会主义税种。什么叫社会主义,社会剩余价值大头归社会,什么能保证剩余价值归社会占有,只有遗产税,遗产税的出现,说明这个社会剩余价值大头归社会占有什么是公有制,天下围攻的公有制最后的判断看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大头归社会所有,所以,只能拿超额累积所得税和遗产税解决社会保障,而不能让个人自己这么一点点扣,尤其在中国劳动力做,在中国这样的情况下,而且在中国这个背景下很大的问题,我们忘记了我们的中国特色,好多人一说国内搞社会保障没钱,咱们是吃饭的财政,得慢慢来,国未富人先老,老年社会比它早到25年,说我们没钱,我可以告诉大家,中国政府是世界上解决社会保障最有钱的政府,联合国某些组织算出9.2万亿,有些组织算8万亿,这个算法都是不对的,中国政府是有钱解决社会保障的,空帐怎么有钱,顶多项怀诚在1900亿,我跟大家说那是记错帐号了。什么是中国特色,人家也搞市场经济,人家也雇佣,人家也剥削剩余价值,人家也收这个税那个税,香港取消遗产税你也取消遗产税,美国取消遗产税我就不立遗产税,你还有特色吗,真正的中国特色在哪儿呢?就在我们那三十年计划经济过程中,在毛泽东领导下,我们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用义务劳动和半义务劳动积累庞大的国有资产,而这个国有资产在搞市场经济79年市场取向的改革过程中没有量化到个人,这就是中国特色。

  从法理上,叶利钦量化到个人不能说他错,但是战略上有问题,没有量化到个人,既然没有量化到个人,中国的7.5亿劳动者面向市场的时候,面向个别资本家的时候看起来是一无所有,实际上和西方劳动者不一样,背后强大的共有资产,既然有这样的共有资产,凭什么在他失业的时候、养老的时候让他现攒钱,你不是背叛历史吗?

  这是真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面的八个字哪个都不能虚,什么社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凭什么我们一步就社会主义,因为我有中国特色,我们那个时代准备好了原始积累,既然现在没有分,为什么我们要现做帐号,给大家遥遥无期,做吧,做到最后,挑一个最年轻工作的人员,给他做四十年帐号做实了,能一年攒一万吗,到四十年的时候四十万,那时候的四十万顶多少钱,那时候一个小年轻教授一个月可以挣十万,那个四十万有什么用,现值和未来值这个矛盾是永远解不开的扣。我刚进北京城黄瓜三四分钱一斤,所以未来值和现实的矛盾解决不了,我们要搞社会主义就踏踏实实搞社会主义,我们有本事搞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不是吹出来的,因为我们搞市场经济的背景,因为我们积累了这么多的公有资产,工人阶级79年的时候,二级工38.6,名义工资38.6工资哪有社会保障钱收税,既没有收个人帐户和社会帐户,哪去国有资产拿去了,农民剪刀差,一毛钱一斤粮食,四五分钱拿出来,解放军,义务劳动、工人农民半义务劳动,我们积累这么庞大的资产,现在失业了,你叫他现攒,根本就说不过去的,所以我们现在千万别做帐号了,干脆纳入当年财政预算,当年的钱养当年的人,这个钱没有,别的事别干,父母吃不上饭,儿子上不起学,把自行车换成轿车,邻居骂你不会过,一个国家也是,社会保障解决不了,少修一栋楼好不好,为什么那么多楼堂馆所建起来了,我路过大剧院,我就想,那么多孩子上不起学,那么多人解决不了社会保障,搞这么多形象工程干什么,干什么都有钱,为什么社会保障没有钱,这就不是一个简单观念的问题,是立场的问题,到底代表谁,嘴上不管怎么说,实际行动干什么都有钱,办公楼盖得跟外国的总统府似的,前面来音乐喷泉有了,坐在这样的豪华办公楼,跟老百姓我们是吃饭的财政,社会保障慢慢来,那个楼怎么不能慢慢呢,你代表谁,最后实践证明代表大关的利益,大款的利益,大腕的利益,不是代表人民。你人代表人民好了,你说没钱,钱摆在那儿,最典型的钱是660个城市建成区的土地,这是最丢不掉的国有资产,每年的地租得一万一千多亿,搞社会保障解决不了吗?结果通过批租五十年七十年,围绕一碗糊涂汤,为了一眼红顶,一年花了七十年的租,侵犯全民的产权和十几届政府的经营权,七十年一个城市扩容,地升值多少都送给人家了,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最后什么钱也没有,最后还得借国债,弄得我们非常被动的社会失衡,这个地皮是什么,地皮是少数人红顶子和一些人发财的道具而已。现在说房地产泡沫,说房子贵,贵在哪儿,不就贵在地上了吗?建安成本加平均利润和七十年的税七十年的租,租加税三个东西叫老百姓一次性买,地能不能贵,为什么不能收年租呢?当了业主按年收租,房价一下子降下来了,租得起买的起的人也有了,房地产的设计到现在从一开始就错了,当代中国1.5亿的产业工具,也就是农民工创造GDP的40到60%,三口之家在城里该不该有六十平米的房子,现在五六百钱的工资,能租得起五六十平米的房子吗,没有一个国家和房租之间脱节的,号召大家都买房子,现在打工一族工资里边房租含量不超过30%,哪来的首付和月供,按照现在的结构,号召大家买房子不过为少数官员用土地这个典型树红顶子为少数发地产商的人服务,实事求是,我们这个阶段买的房子人是投资行为,租房子的人是消费行为,租房子工资含量能租得房子,博士生租房子2000,我补一半,工资才1000多,房租就这么多,说明现在整个制度有问题,因为劳动力再生产费用是来自于整个吃穿住用,恩格尔系数37,吃占了37,穿用,孩子教育加起来,给住房留下来多少,顶多不超过30%,现在这个状态能行吗?整个路子都出问题了,所以我认为不转变发展观,如果再不转变,再晚五年、十年中国要出大问题,我为什么对十一五特别重视,我认为十一五决定中国命运的十一五,如果解决社会保障问题,构建了和谐社会,中国就建成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如果解决不好社会保障,还在那儿做实帐户,我认为不过五年到十年,中国走向封建资本主义,几百年都难回头,因为地租落到私人手是封建主义的分配关系,连资本主义都不行,所以我们这个东西走错了,一下子就出问题了。所以,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因为连发展是什么都搞不清楚,背景不转变不行,四个层次由于时间关系我不能一个层次说,全面逆转的,三大短缺。

  社会保障、教育、住宅三大短缺,压在老百姓的消费头上,所以形成了这么多产品,表面上的剩余,如果真正大家敢消费的话,根本就不出现所谓的剩余,特别是我们的农民要解决充分就业的问题,我们这点东西根本不够,或剩余什么,还求人家市场经济国家卖东西,我们卖出来的东西都送给人家了,整个的对外依赖度已经超过70%,70%的体重靠外贸、外商、外企支持的,外国人为什么对中国一点不害怕,表面中国威胁论,心里想我踢倒这个拐杖一下子就完了,连发展中国家也跟着起哄,美国逼咱们升值和涨价,就打倒这个拐棍,日本人、美国人人家的外贸是搂钱的耙子,日本进出口占GDP15%,10%的出口,5%的进口,人家是搂钱的耙子,美国这么大的贸易盘子才22%,78%是靠内需的,我们这么大个国家,倒过来了,倒三七了,所以我们现在这个东西相当被动,原因在哪儿,就是三大短缺,如果解决了社会保障,老百姓敢消费,我们没必要在那儿送礼性出口,物利相贵,天天喊提高竞争力,实际上提高给外国人送礼的能力。

  你看广交会,你卖八十,我卖七十五,最后八美金拿走了,美国人真心实意给咱们搞调查,说咱们倾销,希望咱们降价,美国人不希望你涨价,十年占了六千亿的消费品的便宜,04年占一千亿,一千亿消费品,等于中国13亿人每个人给美国佬算六百块钱,人家偷着乐,故意压你的目的怕你不这么干,知道中国人哲学,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真正想明白,我给产业工人涨工资,给他的社会保障,中国人消费起来,这个大市场,全世界都眼红,什么顺差、逆差,美国佬喊逆差,那是假惺惺,白使别人东西,送给人家一张油墨的纸,他不害怕,有经济的垄断,逆差有什么怕,中国消费起来,全世界有什么关系,都跟中国叫好,为什么东南亚跟咱们关系这么好,因为在于东南亚我们是逆差,他们是顺差吗?美国佬为什么这么凶宰联合国,动不动否决权,我们是常任理事国从来不否决权,再不满意用一个弃权票就算了,年轻人不以为,以为外交官骨头软,给一点钙片吧,家里吃了事失衡,外边硬得起来,硬一次长三角、珠三角上千人得下岗,没办法,必须转变发展观,不能就增长论增长,真正必须知道发展为何物,分析经济形势到制定规划,全是分析增长的形势,不知道什么是发展,什么是发展,是生产方式的转化,我们这些年是典型的高增长低发展,甚至是负发展,我把中国的整个的发展大势我用阴阳鱼,太极图阴阳鱼,一面阴一面阳,660个城市工商业为代表的生产方式已经是现代化的生产方式和欧美日没有本质的区别,劳动力转化为商品,货币转化资本,生产目的为了剩余价值,这和欧美日没有时代的差别有先进和落后的差别,人和物的比例上物的结构比咱们高,但是阴面,所谓三农问题就是一个农就是农民的生产方式,什么问题呢?2.5亿小农户耕种18.35亿亩耕地,平均每户不到7.3亩,半公顷不到,这样的生产方式在哪儿呢?在前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连自给自足都不可能了,大家想一想,04年2963块钱农民人均纯收入其中有743%是打工收入,3—5%中央转移财政支付,还有3—5%家庭自己的非农经营,真正靠7.3亩地里头产生出来的东西不到一半,我们的农业连自给自足都不可能了,在这个地球上,它已经不是这个时代的生产方式了,我们每年花几千亿保护了一个三农问题,既没保护农民农业,保护小农经济的巩固,等于五千小农经济在二十一世纪中国的活石化,跟四川的大熊猫一样。中央政府保护,农民没多少感觉,收入不高,每年提高的收入,今年提高5%,提高的是什么收入,是非农收入,2963块钱绝大多数的收入是非农收入,已经不是农户,我们所说的2.5亿农户不过有农村户口,农村居民户,而不是生产单位,在市场经济的生产单位必须提供剩余价值,在小农经济的生产单位必须自给自足,这两点都不够的,我们的农业现在已经是为副业,从发展的角度来讲,二十多年的农业来讲是严重倒退的。1981大包干结束的时候,我们有多少农户,1.85亿农户,平均每户10.7亩地,现在有多少农户,2.5亿农户了,平均每户7.3亩地,这二十多年,我们的工业化、城市化占很多地,把好劳力拿走好多,但是没有解决农民举家进城的问题,农业好劳力走了1.5亿,农户却增加了近1个亿,说明农业发展方式是负发展的,到现在为止,按2963块钱解剖,农业剩余价值率是负66%。不能提供剩余价格,20年醒过一个梦,农民不是纳税人,终于不管他要税了,税来自剩余价值,没有剩余价值观他要税根本不对,不但没有,还是负66%,这样一个状态,如果想达到小康,小康是什么样的概念呢?是衣食不愁,略有剩余,衣食不愁首先农业得够,有一点剩余,不到百分之百,有10%和20%的剩余,2.5亿农户靠7.3亩几乎是不可能的,中国所谓的发展是什么,减少农民,减少农民还不够,得减少农户,一年减少一个百分点的农户,十五年了,到2020年必须得减少2800万农村人口,四户农民至少要走三户,才能勉强小康,走三户还不到两公顷,两公顷在这个地球上连小农都配不上,欧洲小农场得二三十公顷,美国是185公顷,我们现在是半公顷不到,你要到小康,也不指望现代化,小康得30亩地以上,严格意义上,客户意义上不是工作语言的话,得将近八九十亩才能有20%、30%的剩余,一点财政转移支付不给也不可能,加上,补贴小康,不是真正意义的小康,农业提供剩余价值,而且能够提供税收,那个时候,还得50年。所以,发展是什么呢?发展的形势就是这阴阳鱼转化的形式,我们这些年是GDP在城里猛涨,660个城市面貌日新月异,我在北京城住这么多年,一不留神这个地方就不认识了,但是我们的农村是什么样子,小布什到浦东一看,惊呼上当了,我们上当了,WTO谈判没把中国当成发达国家,浦东的高楼大厦比纽约不差啊,一想那两个楼还被人炸了,一个热点的朋友在中国工作,回国以后,他们的朋友问他,你对中国什么印象,中国城市的三亿多人现在越来越接近欧洲,农村七八亿人越来越像非洲,对中国什么印象是欧洲加非洲,这是中国当前最基本发展的态势,我们一天老讲增长多少好,真正的内在的发展是这个,阴面落后的生活方式转变,你看什么?不看这个,就看GDP是多少,人均GDP是多少,你看热热闹闹的,就等于光看一个人的体重和一个人的脸色和一个人的三维是多少,不管他五脏六腑怎么样了,阴阳鱼盘子可以做大,但是什么样的生产方式都可以做大盘子,关键是什么样的生产方式能转过来,所以说,我认为在中国我们要明确发展观,他是生产方式的转化,你做的规划是不是解决了哪怕提一点百分点,半个百分点也是发展,现在忙活的东西正好和我们的发展是相反的,占了很多的地,占很多劳动力,破坏资源,农户越来越小,需要的补贴越来越多,然后我们盲目学韩国、日本所谓新农村,你建设去了,人家是失败的典型,日本的农业已经武装到牙齿了,一看被你唬住了,现代化,老头老太太把地种得很好,那是现代化的侏儒,生产出来农产品的成本是世界市场的六倍到九倍,日本的农业明确的观念就是绿化祖国养活老人,百分之几的农民,中国能学得起吗?什么是社会主义的新农村,先问,未来社会主义村民是谁,应该是农场主,得提供剩余价值,而且剩余价值最后通过税收大头归社会占有,才有社会主义新农村,否则你那个新农村靠钱堆出来的,最后的结果两本都收不回来。

  发展观的转变核心在哪儿,我们的立志,我们的组织部干部升调指挥棒得变,我们国家的税制得变,这两个不变,我们的发展观说说而已,所以四十多份规划都没有改,毛病出在哪儿,指挥棒没变,理智没变,税制没有变,改变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核心做哪些事,试金石是哪些事,就是指挥棒,这个事不解决,其它免谈,这个事解决了,和谐社会是举手之劳,这个事不解决,遥遥无期。

查看 刘福垣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