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解读昆明风水师“好赚钱”之谜
2010-04-21 全球品牌网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里昂证券亚太市场(CLSA Asia-Pacific Markets)今年重新推出了深受欢迎的‘风水指数’,这份指南是根据两位风水大师问卜的结果来预测的。里昂证券发言人西蒙·惠勒说,客户喜欢这份报告。我们发现,尤其是当市场如此不确定之时,客户像对待我们的宏观研究报告一样急切希望了解活泼轻松的观。”

这是《华尔街日报》今年2月份刊登的一篇报道。它意在向人们揭示,在巨大的普遍的不确定面前,人们是如何寻求让风险变得更可控一些的方法的。这个方法,就是源自古老东方的风水。

此时,昆明的一家风水公司已经开始在公交车上发布广告,越来越多的和未来打交道的公司,开始贴上《易经》或者“风水”的标签。这个向来有争议的东西,正越来越深入地嵌入我们的生活,从盖屋、买房到家装,甚至取名,出行。

“年纪小的人不懂,年纪大的人不敢说出来”,它身份尴尬,自身无法正名却暗流汹涌,人们谈之色变却又趋之若鹜,那么风水究竟是什么?我们该如何面对它?为此我们对昆明的风水和风水师做了一个调查,看看风水到底与我们的生活,有怎样的关系。

万元罗盘

除了罗盘,还有阴阳尺、定位仪、远红外测量仪,铜铃……这些工具装在一个红色皮箱里,总价值十几万元。

风吹得树叶哗哗响,树下的人浑然不觉。从风水学上讲,“这是藏风聚气的好地方”,这是昆明市闹市区的一处道观,突然走进来,倒觉得更像一个茶室,到处都是茶叶。的确有人在喝茶,不过他们都是海平居士的客户。

海平居士在忙着应付一家周刊的记者的采访,桌子上摆着《云南掌故》等书,他边说边翻书,把一些说法的出处指给记者看。他在这个周刊上开了一个“风生水起”的专栏,专讲各地风水和他做的一些案例。

这个时候他安静得像给学生辅导作业的老师,但是片刻之后,他便成为那个可以与时空对话交流的先生。

“你们看,这里显示我们的门开在西南方,西南方稍偏一点”,他捧着罗盘,放在一个装满稻谷的口袋上,指针晃了晃,在一个方位停了下来,指针下面,是密密麻麻的数字和符号。罗盘是海平在香港买的,18880元,“没有哪个风水师用这么贵的罗盘”。除了罗盘,还有阴阳尺,定位仪,远红外测量仪,铜铃……这些工具装在一个红色皮箱里,总价值十几万元。

阴阳尺是一把可以丈量阴阳两界福祸吉凶的尺子,由“鲁班尺”和“丁兰尺”组成。它的外形与通常家用的卷尺并无区别,其中“鲁班尺”为阳尺,用于量阳宅建阳门。上有八财、病、离、义、官、劫、害、吉八个指标。“丁兰尺”为阴尺,主要用于建造坟墓或奉置祖先牌位及神位时,据以测量,并定吉凶。有丁、害、旺、苦、义等用语。

远红外测量仪实际上是建筑用的工具,但是在海平中,就变成辅助改变命运的神器。看风水时要丈量面积,很多风水师就拿着尺子四处来回奔跑测量,而海平常常是蹲在一个位置,打开远红外,片刻间就可以得到精确到厘米的距离。

这些基本就是一个风水师用来吃饭的家伙。海平认为,一个风水师的水平,通过他所用的工具就能体现出来,所以他坚持用最好的。这在他看来,除了有技术精确上的需要,其实也体现了对顾客的尊重,“有的人拿着罗盘去给人看地,可是罗盘的指针都是歪的,这怎么可能看好?”还有一些所谓的懂风水的人只会念四句话,“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然后就为别人“指点迷津”,这显然是在骗人的。

董事长

熟读易经通晓风水的人,应该是首先发财的人,不然怎么让别人发财呢?

海平居士的泰源民俗风情有限公司,就设在这个道观里。经营项目涉及到房地产建筑风水策划、环境景观规划、室内外风水家居布局调整等。所以在他的名片上,居士这个称谓的下面,是“董事长”三个字,然后是他担任的各类职务和顾问,以及获得的荣誉,有40多项(他的网站上详细得远远超出这个数字)。

海平董事长说自己看风水,最低的价格是6800元,最高的,他笑而不答。但是圈内人士讲,海平是云南省绝少的靠看风水发财的风水师。海平不避讳自己的财富,按照他的理论,熟读易经通晓风水的人,应该是首先发财的人,不然怎么让别人发财呢?

人们喜欢追问别人的财富的来源,海平的业务主要集中在楼盘的风水。

最近大理州的一个投资几十个亿的建设项目要动工,请他给写个宣传的文案,海平的第一句话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凡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这是禅宗“无门禅师”的一首诗偈,开头暗合“风花雪月”四字。

这可能透露了他赚钱的思路。要赚钱就要有推销。他有十几个助手,分管从讲课到生活不同的事务,其中负责对外宣传的助手,曾经是媒体从业者,所以海平讲完自己的故事,立即让助手拿出一摞媒体此前对他的报道,让记者参考。

他打开日记本,拿出北京的一家时尚杂志的总编写给他的信。他们当时在飞机上相遇,海平开始教这位女总编如何利用易经的一些原理卜卦,半个小时后,总编用学会的本事成功预测了某个时间段在飞机上去卫生间的人数和性别,“准确度高达99%。”

在风水师看来,这个世界的运行是有规律的,这个规律是可以被发现的。

“我很忙”

请一般工作人员取名,需要300元,他出马则是1000元以上。

陈帅佛说自己非常忙。

除了正常的看风水业务,他还要给培训班授课,还得奔走于开设在全国其他几个地方的中国陈帅佛易经预测中心。要想请他看风水,必须提前预约。“你要请我吃饭,必须提前一个星期预约,不然我是没有空的”,他在名片上强调“一切业务均须预约,否则不予接待。”

陈的头衔是中国易经协会会长,也是易林风水研究所的风水师,经营有中国陈帅佛易经预测中心。他的手机彩铃是宣传自己的广告“易林取名院,西南最大的……”,赚钱显然是他做这一行的目的,办公室处处可见“招财”的物件:桌上摆着背负着巨大铜钱串的蟾蜍,书架上也摆满了白玉白菜、蟾蜍工艺等。陈先生解释说,蟾蜍、白菜都有招财的寓意。

他的业务主要是风水、命相、取名、改运。据他介绍,“易林”现在有工作人员十几名。请一般工作人员取名,需要300元,他出马则是1000元以上。他递给记者一张卡片,是一张命理咨询贵宾卡,凭借此卡,可以享受他的命运咨询一次,价值380元。

记者请陈现场卜了一卦,他问过生辰八字,眯缝着眼睛右手掐指一算,立即报出从1997年到2010年的命理,“97年转折,98年大劫……去年犯桃花,今年一般,明年跳槽。”别人整天摸不透又无时无刻不在盘算的事情,顷刻之间,被他泄露得一干二净。

“我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拜了师傅,想从师傅这里学习易经,然后更明白一些”,小张为了搞清楚命运是什么,决定亲自拜师学艺。

她是宋志(化名)的“大概第15、16名弟子”,在北市区开了一家燕窝店。 “和什么人谈什么事情,就要到什么方位,对了,事倍功半。”为了接受记者的采访,他专门选择了到小张的店里,正北方,大利。

“您每天出门都要先算一下哪个方位好吗?”“当然。”

宋志认为风水无所不能,他说他曾经用风水的思想给一个电视剧剧本做定位。还包括选定合适的宣传时机、预测剧本拍成电视剧后的收益情况等。宋说,电视剧的收益这些情况表面上看起来是市场、运作等因素综合因素决定的,但这些因素发挥作用也暗合易经的思想。

宋志说风水和生活是息息相关的。几年前,宋志自称在西安为一对多年不孕不育的夫妻调了一下风水,“然后他们就怀孕了”,他说这很简,无外乎内六事外六事,比如床的方位,房间里的家具摆放。房屋外的台阶、栏杆等。

“不差钱”

并不是所有的风水师都靠这门手艺来谋生。

申雄是云南中华周易研究会会长,研究易经30多年,帮很多机构、个人看过风水,但是坚持分文不取。研究会现在有在册的有100多人,实行会员制,任何人都可以申请加入,申雄自己出钱注册了“中华周易”这个四个字和它的域名,他说是想“尽自己的力量保护中国自己的东西。”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昆明城建集团总经理助理。

很久以前,申家要迁坟,一个风水先生说,坟内有蛇和水。申雄和哥哥把坟墓打开一看,果然有,申雄觉得神奇,于是开始潜心研究风水。他的办公室窗外,正是昆明市政府,“这里也有玄机,你看”,他指着讲解了半天,在平常人眼中无奇的地方,顿时变得神妙起来。

申在圈内属于“德高望重”者,因为不靠这个赚钱,“估计都丢了一栋别墅吧”,申间接地用金钱衡量了一下自己看风水的收入

卢华(化名)更不差钱。他的公开身份是东南沿海某省云南商会的会长,经营有自己的多家实体公司。“风水,算是业余爱好吧。”见面的时候,他刚刚参加完昆明民营企业家论坛。他在这两个角色之间是不需要转换的,因为主角都是他一个人。他的办公室,也是风水研究会的办公室,设在滇池边上的别墅区里。

卢先生19岁来云南,从牙医的徒弟做起,到现在成为“造城专家”。他为自己的房产项目看风水,也替朋友看风水,“给朋友帮忙了。”

可惜有的朋友不听劝。滇池路上曾经有一家很火的餐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生意冷淡下来,朋友让他帮忙看一下,他发现原来马路对面的餐馆门前竖起了一块儿很大的广告牌,上面印着一只老虎,老虎的眼睛正对着这家餐馆。“问题就出在这只老虎上,我建议老板酒店外修一架炮,炮眼对准老虎,生意就能好起来。”

可惜老板一笑而过,未置可否。后来酒店倒闭了,对面的“老虎”也不见了。

因为没有结果,所以不能印证卢华的本事,但是一旦大炮立了起来,对面会不会又多出来导弹?卢华笑笑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嘛。

书呆子

《周易》在几千年的传承过程中,经过一些人的渲染、夸张,普通人的误解等不利影响,必然会掺杂进一些迷信的东西。

每个风水师提到宋玉良,都会换上一脸严肃,然后称一声“老师”。

他是个严肃的人,在和我们交谈了将近2个小时里,几乎没笑过,他很郑重地从“六艺”谈起,说到周易,再说到风水。他的设在居士林的办公室里摆满了道教和佛教的经典,楼下有人讲经,声音在楼道里回荡。

宋玉良已经70岁了,此前他是云南省图书馆的副研究员。他的主业应该是研究易经,在云南国学大讲坛上,主讲易经中的智慧。当然,风水对于他,应该是小菜一碟了。

但是他是不看风水的。

20年前,据称曾经有官员拿着钱找到他,要他给看看风水,被他回绝。这是他的原则,“我是个书呆子,是赚不了钱的”,他说不懂得易经,是不能研究好中国的传统文化的。

但是他对风水这个江湖,还是关注的。

很多人在瞎搞。他举例,认识一个搞风水的小伙子,拿个罗盘往人家的屋子里一站,说这里有煞气,那里有财气。宋问他凭什么看出来的,小伙子回答“凭感觉”。就这样,据说小伙子也赚了很多钱。

宋玉良是想为周易正名的。他说《周易》在几千年的传承过程中,经过一些人的渲染、夸张、变形、掺假,普通人的误解等不利影响,必然会掺杂进一些迷信的东西。有一个所谓的风水师曾经亲口对宋说,到处有人请他算命、看风水,他没有时间去研究易经,“说得越玄乎越好,别人反正也不懂,他就凭感觉来”。宋感慨,“这样的人明白了一点就到处去看风水,给人算命,简直就是玷污了易经。”

对国学知识的缺乏造成了很多文化上的断裂。风水仅仅是《周易》衍生出来的一小部分,但是“普通民众也不明白什么是《周易》,还有人以为《周易》就是驱鬼做法,所以不少人说《周易》是封建迷信,《周易》的处境很尴尬。”

后记

如果说风水业是个江湖,那么这个江湖也是鱼龙混杂,有的视之为吃饭的手段,有的仅仅将其当做办公桌上的积木玩具,还有的人潜心研究其中哲理。那么究竟哪些是有道理,哪些又是他们耍的赚钱的手段,而我们如何有道理地对待其中的玄机。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