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心中的母亲
2013-09-04 全球品牌网  金久皓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前天在瑞典发表题为《讲故事的人》的演讲,以故事阐释成长经历和他的文学作品。 莫言现在不愿强调的,那就是莫言在八九民运中曾和中国作协主席铁凝等一大批体制内利益既得者被称为御用作家的文学高官到天安门广场声援过学生。

  根据海外人士文章说,对诺贝尔文学奖,莫言曾说:“每年到那个时候,媒体都要拿着这个话题做一些文章,实际上跟作家的写作并没有多少关系,也有一些批评家在讽刺挖苦中国作家有诺贝尔文学奖焦虑症。这个讽刺不一定是正确的,其实有的时候我们已经忘掉了,是他们没有忘掉。”但今年在获奖前夕,莫言首次出现在全球著名博彩公司Unibet公布的诺贝尔文学奖奖项的赔率表上,并名列前茅,甚至一度名列榜首。尽管如此,莫言仍平静地待在山东高密农村老家。诺奖揭晓后,莫言在高密举行两次记者会后,表示将不再接待任何人。他说,“我不希望引起莫言热,如果不幸引起的话,我希望这个‘热’尽快冷却。顶多一个月,让大家赶快忘掉这个事情。”此表态,跟社会上的热捧形成鲜明对比。此后,莫言的手机更是关机。倒是莫言在谈及奖金的用途时,直言想用来在北京买一套大房子。原来他们夫妻和女儿一家祖孙三代五口在北京住一套91平米的房子,觉得拥挤,莫言夫妇不得不带着外孙回高密老家。喜欢炒作的企业家陈光标宣称捐给莫言一套价值近千万的别墅,被莫言90岁的老父亲代替莫言不客气地拒绝。但18日莫言在北京对记者说,用奖金买房子只是个玩笑。

  根据海外人士文章说,中国民间社会对莫言获奖的评价也是众说纷纭。作为具有官方身份而获奖的体制内作家,莫言受到的质疑的声音不绝于耳。其中质疑的焦点尤其对准如下三点:1、2009年9月法兰克福书展和中国官员一起退席抗议异议作家戴晴出席。2、2009年12月刘晓波被判11年重刑,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询问20多名知名作家和知识分子意见,这些人都表了态,只有莫言说:“不太了解情况,不想谈。家里有客人,正在和他们说话。”3、2012年5月抄写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四川作家冉云飞说:“莫言获奖后说,这是一个可以自由言说的时代。我只能说,诺贝尔在中国大转型的时刻,颁给这样一个毫无操守的人,这说明整个诺贝尔在参与一个混账的中国。在中国,任何人此前都没有获得过的宣传,莫言都得到过了,整个世界都是睁眼瞎,大家会为此埋单。”

  流亡美国的北京作家余杰说:“莫言获得二零一二年诺贝尔文学奖,成为诺奖历史上最大的丑闻。歌颂希特勒的作家不可能获奖,歌颂毛主席的作家却能获奖,这一事实表现出西方对中国人权问题的漠视。莫言获奖,不是文学的胜利,而是中共的胜利。其次,仅仅从文学意义上说,莫言的作品也存在致命缺陷。”

  藏族作家唯色讽刺说:“中共党员、中共解放军前军官、中共审查制度的忠实拥护者、中共官方作家协会主席、独裁者毛讲话的抄写者闪亮登场~~”

  流亡德国的四川作家廖亦武在接受德国镜报采访时表示,莫言获奖的消息令他惊讶不已。他说,莫言是亲共产党政权的“‘国家诗人’,在必要的时候他就缩进自己的文艺世界”。

  正在欧洲访问的北京作家高瑜说:“今天去游中欧最大的巴拉顿湖,湖水澄碧,青山环绕令人心旷神怡。晚上回到旅馆,打开电脑却如同吃了一只苍蝇,莫言竟然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今天的世界,精神危机严重于经济危机,把文学奖给予《丰乳肥臀》和《檀香刑》的作者,只能证明评委们精神水准已经降到普通人之下。”

  北京艺术家艾未未说:“所谓权威都有愚昧原罪,诺奖所为,羞辱了优秀作家的品质。”

  从大陆移居香港的诗人孟浪认为莫言的作品和诺贝尔文学奖宗旨不符合。

  而一些体制内人士也对莫言获奖给予了批评。

  上海学者许纪霖说:“我个人不喜欢莫言的文学风格”,“莫言的选择与他的一贯宣称的文学理念并不吻合,那就是一个对内心的价值是否真诚的问题”。

  10月12日,古川、北风、夏业良、余杰等15人发表《中国民间人士反对莫言被授予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致瑞典文学院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的公开信》,“对瑞典文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授予莫言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表示强烈谴责与抗议”,“同时要求取消授予莫言2012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截至10月17日,已有总计3批44人参加联署,但鲜见知名人士参加。后来至今,未再有新联署名单补充。

  根据海外人士文章说,然而总起来讲,正如海外网刊《民主中国》15日刊发的施英的文章《一周新闻聚焦:莫言获诺奖,民主派中支持者居多》的标题所揭示的那样,中国民间社会发出的声音多数还是对莫言获奖的肯定。作为新科诺奖得主,莫言不可避免地面临外国记者关于对两年前的诺奖得主刘晓波的看法的追问。出乎很多的人意料,莫言直言:“我对他后来的很多活动都不太了解,但是我现在希望他能够尽早地获得自由、尽早地能够健康地获得他的自由,然后,我觉得他完全可以研究他的政治,研究他的社会体制。”正是莫言的这番表态,使得民间社会对莫言获奖由以批评为主转为以肯定为主。

  媒体人长平11月29日称:“评委会发言人恩隆德(Peter Englund)周三在一封给《瑞典自由日报》(Dagens Nyheter)的邮件中写道,他并未看见莫言称赞中国的审查制度,相反的,莫言本身也暴露在审查制度中。”也就是说,不仅莫言本人是中国审查制度的受害者,且他本人并不赞成这个制度。

  根据香港、北京的媒体消息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前天在瑞典发表题为《讲故事的人》的演讲,以故事阐释成长经历和他的文学作品。

  据明报网、新华社报道,讲座在斯德哥尔摩的瑞典文学院举行,莫言身穿胸前刺绣着“莫言”两字红色篆刻图案的深色中山装,开篇从自己的母亲说起,讲文盲母亲对他的影响。

  莫言自言此刻最想念的人是他的母亲,母亲曾经是他故事的最初听众,记忆中最早的一件事、最痛苦的一件事、最深刻的一件事、最后悔的一件事都道出了一位母亲纯朴的善良和一个儿子对母亲深深的怀念。莫言说,《丰乳肥臀》这本书实际上是献给天下母亲的。

  莫言随后谈及他幼年听书、然后复述给母亲听的经历,也讲到他在放牧牛羊时的孤独和希望与人、甚至动物交流的欲望。

  他表示,从事文学写作是从听故事的“耳朵阅读”开始,年轻时的生活和听到看到的故事,成为日后写作的泉源。

  莫言随后谈及他的作品,指成名作《透明的红萝卜》中有他的影子,“是我的作品中最有象征性、最意味深长的一部”。

  他说,自己的亲人和亲戚也成了小说的原型,新小说《蛙》中,就出现了其姑姑的形像,而得意之作《丰乳肥臀》取材他母亲的亲身经历。

  对于得奖引起不少争议,莫言说:“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作家,能让所有的读者都喜欢他。在当今这样的时代,更是如此。”

  他说:“小说家在写作时,必须站在人的立场上,把所有的人都当做人来写,只有这样,文学才能发端事件但超越事件,关心政治但大于政治。”

  莫言在上周四(6日)记者会中,没再正面回应有关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囚的问题,引来外界批评,他前天在演讲中似乎想透过一个个故事传递出某种信息,但又不直接回答外界对他的非议和质疑。

  莫言说:“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人不哭。”

  莫言最后说:“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因为讲故事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查看 金久皓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