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非人:制度改变人性
2013-11-05 全球品牌网  李杰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在某种程度上,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是一个哲学问题,千百年争论而从未有结果,但是,对同属于人类的另一个群体而非个人,采用非人化的方式对其贬低、奴役和伤害,将同属于人类的人以老鼠、狗杂种、蛆虫等来命名,并为这一切提供理论根据的,则是现代文明与制度,从“弱肉强食”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再到今天的全球化新自由主义,现代化之后的大屠杀,背后都有制度这个幽灵。

  在史密斯教授的这本《非人》中,作者从古代人们之间的相互争吵辱骂,到20世纪的多次集体大屠杀,认真辨析了人类的非人化兽性,是如何通过伦理道德的审判,变得使人们乐于接受,并且毫不置疑的执行。最初,人们将自己的仇人视之为“非人”,随后,将女性与有色人种视之为“非人”,再接下来,是对生理或心理有一定缺陷或性取向不同的群体,如残疾人、同性恋等等,更进一步,是将与自己思想观念、宗教信仰与生活方式不同的族群称之为“非人”,如犹太人、吉普赛人、异教徒等等,最后,在民主选举制度全面普及之后,为了争夺选票,不同党派之间则运用新闻媒体的话语权,将对方“非人”化。可以说,在每4年一次的大选中,总有接近一半的人会被莫名的排除在人类之外,而提供这个机会的,不是单个的人和政党,而是我们自己所选择的制度。

  以粗俗污秽之语骂人,原本是市井之民不入流的不文明做法,但如果在民主制度下,采用非人化、漫画式的方式来形容和自己观念不同的人,则被称之为“民主斗士”,其中的差异耐人寻味。虽然,鲁迅先生的“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观点已经得到了有识之士的认同,但政治家为了发动群众,候选人为了拉到选票,公司为了瓦解对方的信心,非人化的称呼与描摹仍然随处可见。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的选举,经常被称之为“驴象之争”就是一例(在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中有更形象的描述)。

  表面上看,文明的形成依赖于理性和经验,前者告诉我们应该做什么,后者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去做——制度正是在这两者基础上得以建立。当制度伴随着领袖而统治世界时,极权与专制将造就更大规模的“非人”群体,因为,对理念不同的人群进行大屠杀,只有以正义之名,将对手排除在人类之外,才能进行得理所当然、心安理得。任何恶行,只要对手是“非人”,便不再有道德上的困境,任何兽性,只要是为了维护制度、惩戒“非人”,便不再有了法律上的责任。现代化所带来的大屠杀,哪一次不是以正义之名和强有力的制度来保障实施的呢?

  事实上,并没有完美的制度,任何一种制度的设立,都有其历史背景和存在的价值,也都有其局限性。社会在发展,科技在进步,旧有的制度如果不作出相应的调整,生产关系不能适应生产力发展的需求,制度往往会成为革命的导火索。接下来,围绕着制度要不要变革、如何变革,则少不了不同阶层的大规模的“非人”化的攻击——目前网络与微博上的言辞,正在不断上演着这一幕。莎士比亚在《麦克白》中写道,语言是有魔力的,你说出了它,它就会缠绕着你。最初的戏谑之词,往往成为最后悲剧的结局。当我们以非人化的方式称呼自己的对手,那么对手会逐渐以非人化的方式成长,并以非人化的方式来对待我们。从个人到群体,从民族到种族,从团队到政党,将人变成非人,是我们自身观念的狭隘和愤怒所引起的心理扭曲,爱一个人,很难持续几年或几十年,而恨一个人,则往往会持续几十年甚至几百年。

  最坚定的理性就是最浪漫的感性。当人已经到了只相信数据,而不会自己去听去看的时候,当人已经到了只会根据电脑提示中显示的制度来回答问题,而不会自己去思考的时候,人其实就已经是“非人”了(马克思将其称为“异化”)。心理学告诉我们,本质的存在和认定往往来自于人的直觉,并非有一整套的科学方法和现成的规则制度来进行确认。无论是按照以往经验所形成的规则,还是按照天才经过理性分析后所设计的制度,都难免陷于偏颇。封建时代礼法制度残害妇女,农奴制度则使得黑人背井离乡,民主制度的选举则使得政党和族群之间相互攻击、谩骂,甚至大打出手。我们希望使文明得以存续的制度,却成了灭绝人性的机器——这是上帝的嘲弄,还是魔鬼的诅咒呢?

欢迎与globrand(全球品牌网)作者探讨您的观点和看法, 李杰,电子邮件:lijiejun111@126.com(与我联系时,请说明您是在“全球品牌网”看到这篇文章的。) 查看李杰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