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疯狂猜图》觊觎社交平台 跳出「快生快死」循环
2013-11-07 全球品牌网  蔡佩爽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竞猜游戏的特质让《疯狂猜图》怎么看都是典型的“火一把就死”,曹晓刚自然也看到了这一点。《疯狂猜图》需要一些改变。强化“疯狂”、摆脱“猜图”,是这支只有5个人的游戏团队找到的方向。

  《疯狂猜图》已经不可能以小而美的方式生存了,全国的开发者都知道《疯狂猜图》的模式和玩法,因此它的每一次迭代都需要变化,引发新一轮传播热潮,形成一波接一波的爆发力。

  在广告公司工作的Wendy把一周中唯一不加班的夜晚贡献给了“拼图”,《疯狂猜图》首次上线的300多幅图片和答案,被她按照“品牌”“名人&明星”“电影&电视”“游戏&动漫”“国家”“城市”的分类整理在一张大图上,还在朋友圈甩了一句:“各位请自助。”发到朋友圈的时候已经凌晨4点了,第二天9点醒来,好友并不多的她被按了几十个“赞”。

  之所以写“自助”,是因为Wendy一直服务汽车客户,许多朋友在微信、QQ上贴不同的汽车前脸给她,要她写品牌名称,恰好有Wendy负责的厂商。也有同行问她是不是给了这款游戏赞助费,为何这家厂商旗下的几款品牌都能被游戏覆盖?

  “怎么会有游戏对品牌LOGO感兴趣?”带着疑问和好奇,对游戏不感冒的Wendy也陷入了猜图的疯狂。

  “白领女性是《疯狂猜图》游戏的主要玩家群体之一。”开发这款游戏的豪腾嘉科CEO曹晓刚看到的用户群体与Wendy完全吻合,她们没有整块的游戏时间,排斥完全靠点击速度或者眼力的动作游戏,最好是需要动点脑子,但又不能太考验智商,能体现自己博闻强识的一面。

  “80%的题目是相对简单的、大众化的,20%的题目是偏难的小众题。”根据目前的数据,《疯狂猜图》人均游戏时间为一至两周,平均通关数500~600。在《疯狂猜图》最火的时间里,各种求助帖席卷了很多人的朋友圈,这让游戏上线半个月后,用户数量接近5000万,日均收入10万元。不久之后,豪腾嘉科拿到了启明创投的第二轮投资。

  “移动互联网给了产品一夜爆红的机会,但同时也是火一把就死,哪怕你是现象级应用,作为游戏应用的《疯狂猜图》风头会很快过去。”类似的唱衰之声一直都在。游戏更新慢、题目忽难忽易、猜过一次就不会猜第二次,竞猜游戏的特质让《疯狂猜图》怎么看都是典型的“火一把就死”,曹晓刚自然也看到了这一点。

  “通关即删”,几乎是问答游戏不可逃脱的宿命,《疯狂猜图》需要一些改变。强化“疯狂”、摆脱“猜图”,是这支只有5个人的游戏团队找到的方向。

  抱住微信的大腿 社交游戏难逃“短命”命运

  原定于8月16日“放大招”的版本推迟了5天上线,而最终更新的只是“10天后新版本‘周末’上线”的预告,没有新的关卡,这让焦灼等待的玩家大失所望。

  “我们想到它的传播会很广,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曹晓刚很无奈,他对这次大升级有过时间规划,但由于游戏火爆速度超过预期,升级也提前了。一夜爆红之后曹晓刚和团队的后期跟进有些措手不及:“《疯狂猜图》从上线到现在,整个团队都有一种被时间追赶着向前跑的感觉。”

  就像一个久攻城门而不下的战士,有一天忽然打进了城,发现自己还不知如何守城。

  在《疯狂猜图》之前,豪腾嘉科推出过一款《疯狂猎鸟》,在用户中也小范围地掀起一些波澜,后期因为团队缺乏产品运营经验,不知道火了之后该如何持续,只是简单地想着做下一个产品。今天回顾起来,曹晓刚有些后悔,“当时错过了一个机会”。不过《疯狂猎鸟》留下的除了豪腾嘉科对运营经验的重视,还有“疯狂”系列的名字。

  《疯狂猜图》被视为微信传播的案例,同行更是将其成功原因总结为“抱住了微信的大腿”。打通与微信之间的关联之后,如果用户在猜图中遇到难题,将这个关卡的相关信息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就可以和好友们一起突破这个关卡。

  之所以选择微信,也是基于曹晓刚和团队做的一次调研。调研显示,微信朋友圈传播影响力极大,但互动并不充分。在朋友圈中,不是直播生活,就是转发心灵鸡汤,分享内容的元素比较单一,两项结合,互动性与内容性成为他们的产品方向。

  “先确定轻社交游戏理念,再确定问答的游戏形式,是《疯狂猜图》成形的顺序。但是《疯狂猜图》的核心不在游戏上,游戏是形式,它想做的是为用户间的社交制造话题。”曹晓刚说。这种社交游戏的定位又让人不免想起最早以社交游戏的概念红极一时的开心农场,今天已经走到了生命周期的终点。

  对于社交游戏来说,游戏并不难做,难做的是社交平台。曹晓刚分析,过去开心网、人人网做的社交游戏之所以不成功,原因在于其本身的社交平台就没做起来,不过如今微信已经将这个社交平台搭起来了,社交游戏借微信爆发成为可能。但是出于过量传播会破坏平台生态环境的担心,《疯狂猜图》不得不控制微信的刷屏频率,而“打飞机”“天天爱消除”等腾讯自己的游戏无疑才是微信支持的重点。

  那些如Wendy一样投入的玩家在不遗余力地传播游戏时,也会在更新后第一时间把答案公布在网上,开发团队的内容开发速度明显跟不上解题速度。对于玩家来说,如果搜索能够获得答案,分享和求助的动力就变得很低。这让《疯狂猜图》经历了6月初的短暂火爆后,很快迎来了增速放缓的困境。

  “在游戏设计时,我们就知道它不是一个重游戏,不可能靠一种模式持续长久。因此,我们选择了不断地改进和变化。”曹晓刚为《疯狂猜图》设计的生命线不是一波流,也不是细水长流,“它应该是一轮接一轮的爆发,浪潮式的迭代”。

  “这样的模式,对团队的压力非常大”,曹晓刚坦言,“《疯狂猜图》已经不可能以小而美的方式生存了,全国的开发者都知道《疯狂猜图》的模式和玩法,因此它的每一次迭代都需要变化,引发新一轮传播热潮,形成一波接一波的爆发力。”

  台前幕后| 《疯狂猜图》觊觎社交平台 跳出「快生快死」循环

  豪腾嘉科CEO曹晓刚表示,他们希望疯狂系列会成为一种文化,“这样可以跳出手机游戏快生快死的循环。只有把游戏变成一种文化和品牌,让几款产品形成一种组合的商业模式,并最终形成一种文化的趋势。”

  等待市场和用户冷却 希望《疯狂猜图》能成为社交平台

  在700多个关卡中,占比最大的是品牌类题目,Wendy和同事专门聊过植入广告的可能,一来游戏不可能在一个品类中只出现一个厂商的品牌,二来游戏画面“一题而过”,玩家不会反复看同一个关卡,因此并不是品牌植入的理想媒体。但游戏团队没有放弃在植入上的努力,《中国合伙人》上映时,双方合作推出了疯狂猜图中国合伙人副本,只是11道题目对于玩家来说还是太少了。

  截至目前,《疯狂猜图》上线了700多张答题卡,其中负责创意的团队只有5个人,这几乎达到了一个极限和瓶颈。“制作一张卡片大概要一个工作日、0.5人的工作量。”曹晓刚谈到题目的难易度时,也露出一些无力,“越到后面越难,因为简单的创意构思都被用光了。” 为了防止游戏难度过高造成用户流失,团队要进行大量的内部测试,尽量平衡题目的难度和受众范围。“现阶段的重点是平衡游戏难度,防止用户因为卡在某一题上,而放弃游戏”。

  但是凭借游戏内的付费和弹窗广告,投入10万左右的《疯狂猜图》已经赢回成本实现盈利。在游戏活跃度最高的6月中旬,另一家游戏公司蓝港在线就以百万级的投入包下了游戏内的弹窗广告,用以宣传旗下的移动端产品《王者之剑》。

  “常规的弹窗广告是目前手机游戏主流的盈利方式,但是会对游戏流畅度和体验产生影响。”传媒梦工厂投资总监、虎嗅网投资人杨轩对这种生存方式并不乐观,“这款游戏的模式很容易被复制,技术门槛较低,优势不大,很难被一些投资谨慎的大广告商看好。”

  “我们希望疯狂系列会成为一种文化,这样可以跳出手机游戏快生快死的循环。只有把游戏变成一种文化和品牌,让几款产品形成一种组合的商业模式,并最终形成一种文化的趋势。”在《疯狂猜图》之外,豪腾嘉科还推出了《疯狂猜歌》,未来,疯狂系列还有更多产品会出来。仅就《疯狂猜图》而言,团队需要新的素材和灵感,在新版本里,他们要更新玩法。

  新版“周末也疯狂”更新后,原来的关卡模式转变为每周定时更新的专题活动模式,玩家可以通过完成全部关卡获得抽取实物奖品的机会,以此来解决游戏更新时间不固定、更新内容不足等问题。第一期赞助商“小米”浮出水面,玩家在8月30日迎来“小米也疯狂”,目前前4期活动的赞助商也已经确定。

  “社交游戏之外,我们希望《疯狂猜图》能成为社交平台。”这也就是曹晓刚所设想的,利用《疯狂猜图》的社交性搭建一个玩家社区,聚集一批用户,豪腾嘉科则会相继推出一系列的社交产品,“这些产品已经准备就绪,但并不打算近期就放出来。《疯狂猜图》太热了,团队不想穷尽市场,可能会在市场和用户冷却下来后,择机发布新产品。”

查看 蔡佩爽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