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IPO重启猜想
2013-11-26 全球品牌网  彭岩锋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从去年11月2日,浙江世宝登陆A股中小板之后,再无新股。时至今日,IPO关闸已经整整一年。

  这一年之内,关于重启传闻多次震荡市场,但传闻最终仍然被证实只是传闻而已。尽管如此,关于IPO何时重启一直是A股市场和各界人士所共同关注的焦点话题。近日,IPO重启传闻卷土重来—中信证券德勤不约而同预测IPO将于三中全会后重启。

  德勤方面公开指出,证监会早前就已表示将对新股的发行办法进行了较大的改革,最大限度地保护了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征求意见工作已经在6月底完成,有关配套文件与技术措施还在积极制定中。

  德勤方面的高管指出,新股发行重启的方向和时间表将会在三中全会后进一步变得清晰,并指有待相关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意见发表后,新股发行才得以重启。

  面对机构作出的猜测,早已对类似传闻习惯的股民和A股市场来说仍然十分淡定,未有较大反应。

  “新股发行改革和IPO重启,不是同一个问题。”广州一名投行人士感慨说,“何时重启,我们当然非常关注。但是改革方向和内容的意义才更为深远。”

  IPO“堰塞湖”难解

  IPO久关不开,引起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早已发酵。

  首当其冲的便是,各大券商的投行业务遭遇骤然下跌。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2013年前三季度,19家上市券商总营业收入达580.26亿元,同比增长23.55%,然而,业绩增长主要来源于投资收益大增。证券承销业务净收入总计32.95亿元,同比大幅下滑41.51%;承销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也出现严重萎缩,今年前9个月的承销收入占比仅5.68%,而2012年同时期占比达11.99%。

  不少券商投行部门负责人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IPO冰封对他们的业务收入造成的影响实在太大。“我们都在等着开闸。”

  “实际上投资者也都清楚,发行新股是证券市场的基本功能之一,一个完整且有效率的股市,一定是一、二级市场协调发展的,如今这种暂停IPO的状况,并不正常。”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市场总监桂浩明对此评述说。

  暂停IPO的所形成的“堰塞湖”情况已然十分严重。截至目前,共有758家企业排队等候上市。其中,294家企业处于初审状态,335家企业处于落实反馈阶段,已预披露的达40家,已过会的仍是83家。

  此次IPO关闸堪称史上最严重的IPO“堰塞湖”。根据往年的新股发行速度,要将758家企业完全消化至少需要3年时间。新股“何时发,如何发”的问题不仅仅困扰着管理层,也牵动着广大投资者的心。对一般投资者而言,IPO“堰塞湖”直接被喻为A股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另外,对于长期关闭IPO所带来的问题,各界已形成了基本共识。对拟上市企业而言,直接融资问题进一步显现出来。这也与高层一直强调和提倡的“大力拓展直接融资渠道,提高小微企业直接融资比重”的主导思想相矛盾。

  众多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题更为严重。何时重启IPO大闸,不仅关系到中小公司能否顺利快速上市融资,也进一步影响到相关PE的发展。“这也是一个连锁效应,开闸能极大地促进整个IPO产业的振兴。”上述广州投行人士说。

  而在IPO停止的情况之下,通过并购重组事宜上市蔚然成风,成为很多企业不得已的选择。截至11月5日,涉及并购重组事宜的上市公司数量达250家,其中,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上市公司110个。记者查阅证监会最新披露的消息,并购重组事宜正处于审核进度中的合计有65家。

  在IPO停止而退市效果不佳的情况之下,对上市愿望强烈的企业纷纷绕道ST公司重组借壳。“壳”资源反而越发紧俏,有些ST“壳”资源便坐地起价。据业内人士披露,“壳”资源的价格早就从去年的2亿元翻倍,逼近4亿元。

  改革新政蓄势

  从郭树清到肖钢,改革的声音从未停止。

  据多位投行人士分析,监管层之所以对IPO重启一再推迟时间,目前看来应该与新股改革的意见仍然没有达成统一相关。

  西南政法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黄小宁认为,此前证监会发布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征求意见稿》的具体内容与市场预期差距不小,对于大小非问题、大股东一股独大问题,并没有形成良好的解决方法。同时,优先股、注册制等问题是否能得到落实也仍然存在较大变数,预计最终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指导文件最快也要到一段时间之后才能出台。

  据媒体报道显示,证监会在今年8月初和9月分别召开过两次内部座谈会,并邀请相关券商人士对IPO新政提出意见,但两次会议都未明确IPO重启时间。

  监管部门对券商的态度是“要求不会放松,财务核查的要求也不会有所改变”。而对于市场更为关注的审核制向注册制过渡,也多半认为并不会出现近期的改革措施之中。

  今年10月,证监会发言人就表示:“新股发行改革不是简单的,必须对过去的发行办法进行改革,最大限度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保护中小投资者多次被监管部门提出,这一块也将会成为改革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

  “建立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背信违约民事赔偿制度,使那些在发行融资、并购重组中做出公开承诺,事后却不履行、逃避责任的控股股东付出失信成本。”肖钢曾经在多个场合重申上述观点。

  IPO重启时间不断往后推移,显示了监管层的改革决心。“在没有最终厘清之前,监管层十分慎重,具体的表态也会很少见。”一名投行人士分析。

  在关闸的一年当中,监管层的决心和铁腕已经可见一斑。据证监会信息披露,在IPO财务专项检查中,总共有622家企业提交了自查报告,268家企业提交终止审查申请。而对于发行造假,证监会更是给予了最严重的处罚。万福生科、天能科技和新大地,证监会都进行了立案调查,值得称道的是从立案到结案仅用时五个月左右,执法效率较以往大幅提高。相关涉案人员也受到了顶格处罚,对资本市场起到了威慑作用。大成、大华等相关律师事务所因未勤勉尽责也受到处罚。

  三中全会后重启明朗化

  “新股发行重启的方向和时间表将会在三中全会后进一步变得清晰,相关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意见发表后,新股的发行才会再次重启。”德勤中国全国上市业务组中国A股资本市场主管合伙人吴晓辉如此认为。

  另外,德勤中国全国上市业务组中国A股市场的另一位负责人表示,从证监会的征询意见稿中可以看出,企业的盈利能力考察、强化信息披露都是改革的重要方向,另外,行业的平均市盈率或成为IPO定价参考。上述负责人评论说,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征求意见工作已经在6月底完成,有关配套文件与技术措施还在积极制定中,新股发行重启的方向和时间表将会在三中全会后进一步变得清晰,待相关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意见发表后,新股发行才可能得以重启,年内IPO重启的可能性不大。

  而中信证券的总裁程博明则表示,未来可能恢复国内股市的首次公开募股。新上市公司有望在11月9日至11月12日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后解冻。程博明称,这次会议将解决经济改革问题。   “从现在的情况来说,三中全会之后新股改革方案都会有个最终的结构。三中全会关乎整个未来中国的顶层设计,而作为资本市场重要一环的A股也将会有一些政策显现出来。” 与德勤和中信证券的预测一样,多位投行人士也纷纷预测“IPO重启会在三中全会后出现一个比较清晰的方向。并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已经过会的83家公司最有望成为IPO重启之后首批登陆A股的公司。”

  随着各界对于IPO必然开闸的意见实现统一,IPO开闸对于股市的影响也会逐渐减弱,“新股终究会开闸。大家这个心理预期其实都有。”一名资深股民说:“我们能够知道的是,新股发行重新开始终会有那么一天。但是,我想新股重启发行,更多意味着是新股发行制度的改革。”

  如果德勤和中信证券作出的预测一旦成真,中介机构将纷纷迎来自己的春天。据时代周报记者整理统计发行,在已过会企业中由招商证券保荐有6家,而平安证券和民生证券分列第二位,都有5家。

查看 彭岩锋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全球品牌网投资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加盟需谨慎。本页面仅供参考,建议您在投资前务必多咨询,多考察,降低投资风险。部分企业可能不开放加盟/投资/开店,费用、流程、详情等信息,请咨询企业,以企业确认为主。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