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极客”王石的奇幻飞行
2013-12-29 全球品牌网  《数字商业时代》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人类的三大梦想是飞行、永生、预知未来。

  飞行,从来都是男人的终极自由渴望。王石的飞行梦在一刻苏醒——翻滚,旋转,俯冲,直到那令人神往的彼岸,高处的风景就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不敢错过,连眼都不眨。我热爱飞行,迫不及待地加入,不能有一点儿犹豫,这是上帝对我的安排。

  全新百年灵广告大片中,王石自信满满地站在一架动感劲酷的滑翔机前,仿佛刚刚完成一段愉悦的飞行,与他的腕间搭档——最能体现百年灵航空精神的航空计时01腕表(Navitimer 01)共同挑战极限,诠释了极富个性魅力的飞行世界。

  他是第一批放弃安稳工作勇闯莫测商海的弄潮人;

  他曾拒绝亿万身家纵情挑战巍峨险峻的全球各大高峰;

  他构建好商业版图后不顾语言障碍远赴异国游学;

  他有着一颗不甘平庸的野性之心,总是向生活发起挑战;

  他不停地追寻梦想、超越自我,活出生命的丰盛与精彩;

  他认为人生就是一场冒险,是一场永不停息地自我追逐;

  他是王石,中国商界的追梦人,中国滑翔伞攀高纪录保持者;

  他热爱飞行,迷恋高处的风景,是百年灵首位中国品牌形象大使。

  飞行梦苏醒

  “在登山中你会发现,想要抵达比山峰更高的高度,唯有飞翔。”

  王石年轻时当兵所在的汽车团旁边是一所航校,每天都有飞机起降,从那时起他的心中就深深地种下了一个飞行梦。1997年西藏行时,王石在珠峰大本营见到一驾黄色的滑翔伞衬着珠峰的背影滑翔。那一刻,飞行梦苏醒了。“那是苏格兰登山队长攀登珠峰前的热身,看着黄色的滑翔伞在大本营上空飞啊飞,我很受刺激。登山家也玩这个?一直认为登山神圣、艰难,必须全力以赴,这个带伞包来登顶的老外却让我的想法瞬间改变。”王石回忆道。1998年,47岁的王石第一次尝试真正的自由飞行——飞滑翔伞。第一次的挑战总是伴随着恐惧和紧张。虽然有教练伴飞,但第一次冲向天际的王石仍然紧张得大脑几乎一片空白:担心身体挂在滑翔伞上随时会掉下去。但无论如何,从那一刻起就开始飞翔了。接下来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慢慢克服了恐惧,王石开始享受飞行的愉悦。此后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去飞,每次的气流、高度、风、景都不尽相同,驾驭着“翅膀”去想去的地方飞行。2000年,王石在西藏青朴创造了中国滑翔伞攀高纪录。一大早花了5个小时攀爬登顶,然后熟练张伞,从4600米高的山峰逆风起飞。兜满风的伞被上升的热气流“唰唰唰”地往蓝天上顶,4700米……5700米……6100米!当手边的高度表不停地“哒哒哒”提示高度的增加时,感觉兴奋而刺激。“当在天空里翱翔时,真觉得自己像只鹰一般自在,从云端俯瞰大地,景色在不同光影中变幻姿态,展现出更加丰富多彩的一面,可以说这是我在登山时从未看到过的崭新视界。”

  追逐自由的“疯子”

  “如果说滑翔机有一种动力,那便是驾驭者自由的梦想。正因如此,我们这些‘疯子’才会不断地全力追逐自由,挑战极限,突破自我。对我来说,人生就是一次冒险。”王石分享道,“即使你不去飞行不去冒险,人生本身也是要面对许多不确定性,一次又一次地往前走,而飞行、冒险将展现给你人生一个更高的视角,在一次次飞得更高的挑战过程中,你会意识到,人生最大的挑战不是挑战自然、挑战其他,而是挑战自我,我很享受这种过程。”

  2011年,王石与百年灵结缘,于瑞士第一次观赏百年灵喷气机队(Breitling Jet Team)精准优雅的特技飞行表演,随后更是受百年灵邀请现场感受全球最快机械运动雷诺飞行竞赛(Reno Air Races)风驰电掣的疾速激情。那些极致劲酷的体验在王石心中激荡出深深的共鸣,真正为王石打开了更为广阔的飞行之门。源于共同的理念与态度,2013年11月,百年灵邀请王石担任品牌首位中国形象大使,携手逐梦云霄、挑战极限。

  对他而言,一次次起飞,并不是为了挑战一个高度的纪录,而是不断挑战极限,挖掘生命价值,追寻更广阔的空间。

  人人都是梦想家,而成功属于梦想的践行者。无论挑战滑翔伞攀高纪录还是飞滑翔机,驭风而行的王石,正是用对无动力飞行的一次又一次挑战,践行着自由的梦想。

  恐惧,挑战中的那粒盐

  BUSINESS TIMES:现在你成为百年灵在中国的形象大使,最新广告大片非常震撼。能和大家分享下当时您拍广告的一些有趣的故事吗?

  王石:这个照片不是合成的,我就在现场。刚才大家看到了很多百年灵飞行的形象都是喷气式飞机,之前很多国际的成功人士做百年灵的形象代言人,他们后面的形象全是喷气式飞机,更有意思的有些名人他们本身就是喷气式飞机的驾驶者,甚至参加过国际上的飞行竞赛。但是在我身后那个飞行器可不是喷气式的,它是滑翔机,是我在澳大利亚参加高级滑翔机训练班时驾驶的型号。我跟百年灵说能不能我后面不要放喷气式飞机,放一个跟我有关系的,不然人家说你驾驶过后面的飞机吗?我只能说我坐过民航机,呵呵。所以我建议换成滑翔机,因为后面这个滑翔机我是蛮熟悉的。2007年我在大同航校接受滑翔机的专门训练,2008年以后我又到澳大利亚墨尔本训练并获得了国际滑翔机驾照,到现在有5年时间了。

  BUSINESS TIMES:大家印象里面王石先生是很热衷于挑战的,像这样的滑翔机并不是您第一个接触到的飞行机器吧?

  王石:对,我之所以2007年参加滑翔机训练,是因为我飞滑翔伞已经10年了。在中国飞滑翔伞的圈子很小,我算是资格比较老的,后来觉得滑翔伞是软翼的,想改硬翼的,就改成滑翔机。

  2013雷诺飞行竞赛-王石先生与百年灵航空代言人、精英飞行员汤姆·理查德

  BUSINESS TIMES:我相信很多人都没有在那么高的高空坐滑翔伞,有那种飞翔的感觉。你能和我们讲一下您第一次飞滑翔伞的感觉是什么吗?

  王石:第一次试飞是教练带着我飞,是在十三陵水库的蟒山。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是邀请我去观看,看的时候教练问大家谁想跟着飞,没人响应,我就说我来!教练说只要跟着他一块儿跑,然后从山上跳下去,把伞张开就可以飞了。一些准备就绪后教练就说:我说跑你就跟着跑。随后我就记得在跑的时候整个腿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了,因为跑完一个下坡后下面是悬崖,几步以后就腾空了,之后一切就空白了,当时真的觉得就是“完了完了”。在空中你会担心绳子随时会断掉,你随时就会掉下去了。第一次飞行对我的感觉是很恐怖的,当然最后还是安全着陆了,所以就加入了训练。先从地面上训练,从小山上往下跳进行训练,一次两次三次。你会发现为什么人在飞行时感到恐惧后但还要尝试,你看到鸟在天空自由飞翔时你会感到一种自由。因为你会看到在陆地上即便仰望天空,也永远无法想象的风景。

  滑翔伞和动力飞行不一样,它完全靠空中的自然动力,靠的是热气流,云就是热气流形成的,它不是一直有,释放完了就没有了,之后再慢慢形成,再释放热气流。滑翔伞就是靠热气流往上攀,你攀的时候会发现,鹰翅膀不动的时候这样滑翔就是靠着热气流在盘旋,所以滑翔伞跟鹰飞翔的道理是一样的,我们有时候是跟老鹰一块儿攀,因为都是找热气流。

  BUSINESS TIMES:你接下来会尝试不一样的飞行驾驶和乐趣吗?

  王石:很多人都对我说:名山也登了,伞也飞了,滑翔机也学了,你下面肯定是要驾喷气式飞机了,你肯定要去游外太空了。我说不会,实际上道理很简单,飞行器对人体的要求、技术的训练、对技能的掌握,不是你有梦想有幻想就可以达到的。我确实有新的体验,不过不是作为一个驾驶员,而是作为一个观看飞行表演的观众。所以我刚才讲到,在瑞士百年灵安排我观看专业的百年灵喷气机队的飞行表演,这让我感到什么是激情、什么是精准,这是和现代高科技工业结合的一种产物。我现在还喜欢划赛艇,我第一次划的时候教练员就想看我笑话,因为赛艇非常窄,很容易翻,一般来讲刚开始专业训练至少要翻几十次才能平衡,但是我就从来没有翻过。他们很好奇为什么,我就跟他们讲了一个道理,我说在登山时生命时时都会出现危险,需要平衡感非常好,大家知道登珠峰是一步步上去,实际登山是要专门训练攀岩,攀岩在空中需要平衡非常好,也可以把它叫做“岩壁上的芭蕾舞”。因为有之前的训练和经历,所以要在水上找到平衡感就比较容易一点,对此我很是满意。但是,当我看到飞机编队以高速在空中进行表演的时候,我真正地体会到什么叫平衡,什么叫和精准结合起来,我感到这种体验我只能当个观众。

  BUSINESS TIMES:每次跟你聊这些东西的时候,总觉得你充满了人生的激情。但是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情,你刚才讲不管是攀岩,还是滑翔伞、滑翔机和赛艇,你接触过那么多的极限运动,有没有碰到什么样的事情让你真正意识到这是危险的?

  王石:这是经历过的,你看我的身体看着还不错,很结实,但实际上我两边的肋骨是断过4根的。滑雪练翻跟头,结果有一次摔下来断了两根,再就是飞滑翔伞,2000年我在西藏创造了一个高度,是6100米,下降的时候失速摔下来了。当时我是在青朴飞,青朴是佛教红教的圣地,是闭关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庙,我选择的降落场地靠近一个尼姑庵。飞行降落场地非常难找,正好尼姑庵旁边有一片小的空地比较适合降落(好吧,小编刚才邪恶了。)滑翔伞就像一个大红鸟,那边的喇嘛、尼姑没见过这个东西,都不念经了出来看我飞,我还非常得意。因为那里的空气很稀薄,计算时间距离就没计算好,本应该降到他们身边但实际上是降不下来的,还得往前冲一段距离,我为了强行降落就失速摔下来了。摔下来的一瞬间什么都不知道了,事后他们告诉我昏迷了20分钟,我醒了以后看到头顶是一个圆圆的蓝天,因为有一群小尼姑围着我(小编译:视野中外圈是一圈白色光头,中间是圆形蓝天)。我就听见了阵惊呼:醒了,活了。那次的代价就是摔断了两根肋骨。

  BUSINESS TIMES:通过王石老师一讲,我们知道精准是很重要的,所以时间对您来讲是否有着更为深刻的意义?

  王石:对我来讲时间就是生命,首先在时间面前谁都没法回避,其他你都可以克服,只有时间你无法克服。要把握有限的时间,做很多拓展空间的事情,所以把控时间是非常重要的。每个人的爱好也是一样,要受制于时间的约束,所以要控制好,选择好。掌控时间也是一门学问,需要学习。

  BUSINESS TIMES:听说您最近又开始了另一段求学经历?和飞行有关吗?

  王石:呵呵,是的。那是2011年元月份去的,到今年6月份5个学期结束了。过完暑假一个月我到了伦敦的剑桥,在剑桥大学的布鲁克学院重新开始另一段的学习,刚到那儿一个月。严格来讲与飞行没关系,但是和时间有关系,就是如何安排时间。我到哈佛去,很多人以为我会在哈佛的肯尼迪政府学院,因为我这么大年纪做生意那么成功还要去学习,是不是要从政,所以就理所当然认为我是去肯尼迪政府学院。还有人讲我们还要搞商业呢,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认为我会去哈佛商学院。实际上这两个我都没有去,我到那去的是文理学院,选择的是听本科生的一些课程。我们那一代缺少严格的学术专业训练,现在正好有这个机会,中国改革开放,有机会成为企业家,能更自由地安排自己的时间,所以我选择了去那里学习。时间不多,但更应该把握好时间来丰富自己,弥补自己的不足。所以就像百年灵所说的那样,第一是自我,第二是自由,第三是自信,虽然和时间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很密切。自己选择的专题还是西方的文化、宗教、哲学这些最基本的学习。从哈佛到剑桥都是循着这条路线往下走。

  BUSINESS TIMES:您反复谈到了时间,那么是否对时间计时器的选择也有很高的要求?是否需要满足您诸多极限爱好的功能要求?

  王石:是的,我喜欢手表。记得我是当兵之后才拥有第一枚手表,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枚圆形大三针的国产手表。要知道手表、自行车、收音机,在当时是最时尚的东西,就像现在的iPhone。而且手表又是生活的必需品,所以我在当兵的时候就用津贴买了人生中的第一枚手表。现在手表对我来说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户外探险时,当有太阳的时候,我可以通过太阳的方向判断大致的时间。不过在阴天进行户外探险时,佩戴手表就变得十分重要,尤其是在夜晚,所戴的手表就需要配有夜光显示功能。随着电子表的产生,手表具备了更多功能,比如闹钟功能。对于登山来说,有些手表不仅能显示时间、显示海拔,还能具备指南针的功能。通过这次腕表代言,我还了解到百年灵今年还出了一款可以“救命”的手表,在野外遭遇困境的时候,通过这枚手表可以向卫星发送卫星求救信号。我从来没有把手表当过配饰,在我看来,腕表体现的是佩戴者本身推崇的文化诉求,是精神层面的反映,而不应该仅仅考虑时尚因素。我今天戴的专门为飞行员量身打造的航空计时01腕表。在这款腕表面世的时候,计算机还没有普遍地应用到人们的生活和工作当中去,飞行员需要借助专门的计算尺进行时间和距离的精准计算。恰好这款手表就把计算尺结合起来了,配备环形飞行滑尺,可以完成飞行相关的所有运算。我个人也是很喜欢这种拥有强大功能性的腕表,同时也很适合商务场合。

  TIPS

  我喜欢高处的风景,热爱在空中翻滚、旋转的奇妙感觉,那时我是一名自由的飞行者,抑或电影中的英雄般,就像镜头里的慢动作 (它)带走了我的呼吸,连眼都不眨。

  就在你滑开的一刹那,我透过时钟仿佛看到了我一无所惧,翻滚、旋转,你带走了我的呼吸,带走了……我的呼吸。

查看 《数字商业时代》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全球品牌网投资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加盟需谨慎。本页面仅供参考,建议您在投资前务必多咨询,多考察,降低投资风险。部分企业可能不开放加盟/投资/开店,费用、流程、详情等信息,请咨询企业,以企业确认为主。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