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粤港澳大湾区将带动亚太整合,与欧盟美国三足鼎立
2019-04-12 全球品牌网  宋鸿兵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非常宏伟,如进展顺利将极大地推动中国的经济发展,对带动整个亚太地区的经济融合与发展也将起到积极作用,未来可能出现亚太地区与欧盟、美国三足鼎立的新态势。

  要分析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前景,我们需要一个大框架。对比世界其他三大湾区,即纽约、旧金山东京湾区,粤港澳大湾区有两个主要的不同点。

  第一,运作机制不一样。其他三大湾区都是在一个国家内,享有同一套关税体系和一种货币,虽然也涉及国际影响力国际贸易,但主要是面向内部资源的整合,对外部的影响是通过国际贸易来实现的,并不直接影响其他国家的政策,也不影响跟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

  第二,贸易地缘不一样。东京、旧金山湾区面对的是太平洋,纽约湾区面对的是大西洋。因为大西洋、太平洋中间没有太多支撑贸易的中转站,所以这三个湾区都属于远洋贸易型。

  而粤港澳大湾区除了可以经过远洋到欧洲和美洲,但是还有一个重要功能是面向整个东南亚地区,包括穿越马六甲海峡与印度的贸易联系,广义上还包括澳大利亚和印度以西的西亚国家,属于海洋区域性贸易

  我们可以称该地区是亚洲的地中海。它的形态、贸易总规模,类似于当年的地中海贸易。从历史上来看,中国和印度之间的贸易长期占有国际贸易的主要份额。

  所以粤港澳大湾区的定位不仅是整合国内经济资源的力量,同时还要承担另外一项重要的历史使命,就是整合区域的海洋贸易。其中对一带一路的支撑显得尤其重要。

  从未来发展趋势来看,中国和印度之间的贸易,在21世纪将成为国际贸易中间最主要的方向。30年、50年之后,印度也会发展起来,中印两个国家经济增长潜力和贸易规模潜在空间特别大,贸易活力非常旺盛,所涉及的贸易领域也特别宽泛。再加上东南亚、澳洲、新西兰,将会组成一个21世纪全球贸易最发达,增长速度最快,最具活力的区域。

  而粤港澳南海地区处在整个贸易圈的中枢位置,未来发展的基本方向是回归到历史惯常的轨道,也就是这个区域的贸易将成为主导世界贸易大方向和大潮流的中心区域。

  但是要做到这一点,粤港澳大湾区却面临着一些天然的短板——资金和人才不能有效跨境流动。这就使得一个地理上很接近的潜在经济能量极大的地区,由于受限于三种货币、三种关税、三种管理制度,导致人才、技术、资金不容易跨境流通。这是必须首先解决的问题,否则内在的经济整合和外部经济能量的辐射都做不到,至少会受到很大的制约。

  如何解决资金往来的自由流通?粤港澳大湾区的制度设计应该要有前瞻性,不仅是解决人民币、港币、澳币之间的流通问题,还要考虑更长远的整个亚太地区的贸易融合,必须要放在一个全局性的框架之内来考虑,面向整个亚太地区的贸易,怎么解决资金的跨境流通问题?

  首先,一国两制是一种政治承诺,人民币、港币、澳币会长期共存。一国两制不仅面向香港澳门,且对解决台湾问题是一个垂范,所以政治承诺50年制度不变,这是不能轻易改变的。由于这样一种限制,港币、澳币和人民币之间将会长期共存。

  既然如此,要有效解决资金自由流动的问题,就需要金融创新。我认为可以借鉴当年欧元出现之前,欧洲经济共同体通过ECU(欧洲货币单位)的办法解决欧共体内贸易资金自由往来,同时稳定货币汇率的办法。它涉及欧共体内九种货币,从1979年到1999年执行了20年,后来ECU按1:1兑换,进化成了欧元,说明这套制度已经被事实证明是行之有效的。

  ECU的概念完全可以用在解决粤港澳三种货币之间的贸易结算、稳定汇率,资金周转的问题。粤港澳同在中国主权范围之内,在货币问题上,中国政府可以在保留港币和澳币基础上,确定一种新的货币结算单位。我在《货币战争4》中曾经提出过ACU(亚洲货币单位)的概念,先不讨论是否要往亚元的方向进化,把这个概念缩小,可以首先用于解决粤港澳地区的贸易结算货币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并不存在一种叫ECU的钞票,它完全是用于记账,是一个货币篮子。比如当年欧共体的九种货币,根据各国的经济规模,按照一定权重,共同组成ECU的货币篮子,同时各国保留货币主权。

  有了ECU之后,各国形成了一个共同认可的价值标准,就可以用这种记账货币来完成彼此之间的贸易,而无需使用美元结算,绕开了美元与欧洲各国货币之间剧烈的汇率波动问题。这在美元价值暴跌,石油和黄金价格暴涨,汇率极其动荡的70年代,具有非常现实的作用。

  ECU还为欧共体成员国之间的汇率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ECU规定在货币篮子中间,任何一组货币之间最大波动幅度不能超过2.25%,否则相应国家的中央银行就要介入干预汇率,使其重回2.25%波幅以内,这称之为是蛇形机制。当然,意大利里拉是个特例,最大贬值幅度可以达到6%。

  这种机制相当巧妙,如果用于粤港澳地区的三种货币,把粤港澳大湾区几个城市跟香港澳门之间,也按照类似于的概念,根据经济总量确定权重,来设计一种货币篮子,并存在一个稳定汇率的机制,那么就有了一个比美元、人民币、港币或者澳币都方便的记账货币。

  某种意义上,三个地区使用的其实就是一种统一的货币。当然,三个地区各自本来的货币仍然保持流通,不影响民众日常生活。

  ACU这个概念可以在粤港澳地区首先试验,当积累了足够的经验之后,向更多区域内国家开放。比如越南泰国、柬埔寨、印度尼西亚或者马来西亚,发现在与中国的贸易中,用ACU结算对自己有利,因为可能那个时候他们手中的美元已经不够了。

  全世界在未来一段时间之内,比如爆发经济危机的时候,一定会再次出现美元荒。那个时候这些国家没法使用美元来跟中国进行贸易,或者成本太高,但又必须要跟中国进行贸易,ACU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因为加入ACU并不需要美元,只按经济规模确定权重。

  当ACU的支付体系、结算体系、技术性、可行性、稳定性都经过若干年的验证之后,就有可能面临其他国家加入的要求,随着使用的国家越来越多,韩国日本也要加入,这个时候它就真正变成亚洲的结算货币单位了。

  为什么要做到这一点?因为从长远来看,美元作为一种主权货币,长期承担国际贸易的主要结算货币,这条路在逻辑上必然是走不通的。原因我在《货币战争》系列中详细说过,不再赘述。

  所以我们应该在美元出问题之前,提前10年20年开始构思替代美元的货币。人民币国际化不可行,因为最终会面临跟美元一样的问题。以一个的主权货币作为全球货币是行不通的,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实践上,美元现在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美国存在的问题中国也会存在,人民币国际化从长远来看是一个爬坡的过程,越往后难度越大。

  而ACU这种方法,理论上具有极大的弹性。各国加入进来之后,不会觉得丧失了货币主权,仍然有自己的中央银行,财政也是独立的,并没有像欧元那样绑死在一起。而且当经济不景气时,有退出货币机制的选择,经济恢复之后还可以重新加入。

  当大家越来越多地使用ACU作为记账单位进行整个亚太地区贸易结算的时候,这些国家对美元的依赖度就会下降。在美元出现问题的时候,可以有一个替代的方法。不过随着对美元需求的下降,这种替代方法本身可能也会加速美元的衰落。

  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它的意义也非常重大。参与国家在某种意义上绑在一起之后,就成了真正的利益共同体。而且这个机制公开透明,任何国家都可以进来,只需重新计算权重,对所有国家都是公平的。使用的国家越多,汇率的稳定性越强。

  而且亚太地区在未来是最具活力,最具潜力的区域,使用本地区的货币进行贸易结算是必然的发展方向。

  随着本地区贸易量、金融跨境投资量越来越大,ACU就能成为主流的世界货币机制之一,很可能与欧元、美元形成一种三足鼎立的新态势。

  总结一下,粤港澳大湾区要解决的不仅是区域内资金跨境自由流动或者贸易结算的问题,从更长远的角度来说,需要进行重要的货币机制创新,使整个亚太地区,即亚洲的地中海地区,实现汇率机制的一致化,奠定未来合作的基础。这既有利于贸易结算,同时也有利于政治利益的整合,无需再惧怕其他国家的金融制裁,参与国家在政治上也会变得更加独立。

查看 宋鸿兵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