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煤电联动不一定是解决当前电荒的最佳方式
2019-04-13 全球品牌网  李廷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近期,关于部分地区出现电力短缺的报道再度汹涌袭来。与今年4、5月份闹“电荒”时相比,当前,大家对于“电荒”原因的理解更加趋于一致――都是煤价上涨惹的祸,不是缺电,也不是缺煤,只是因为煤价不断上涨之后,火电企业“缺钱”了。虽然大家对“电荒”原因渐渐达成共识,但是各方对当前“电荒”的解决之道却仍然持有不同观点。

  近日有媒体朋友问我:“有人说对于当前的电力短缺,还有没有比启动煤电联动机制更有效的解决办法了?”对于这个问题,回答者的立场不同,角度不同,势必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如果是电力系统内部人士的话,他们可能更倾向于呼吁煤电联动,这样只是将负担转嫁给了用电企业和消费者,比直接向政府要钱更容易得到政府的许可。如果是从纯粹市场研究角度来说的话,我肯定不赞成煤电联动,如果非要对火电行业利益给予适当补偿的话,我更支持政府采用补贴的方式,这样对于广大消费者来说更加公平合理,更有利于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

  当前的“电荒”既然是因为煤价上涨,火电企业“缺钱”导致的,那么最终的解决办法只能是“给钱”,对火电企业的利益给予补偿。理论上讲,补偿的方式应该有三种:一是煤炭降价,这等于是煤炭企业拿出一部分利润来补偿给火电企业;二是上调电价,即通常所说的煤电联动,这等于是从下游用电企业和消费者手中拿出一块收益来补偿火电企业;三是第三方给予火电企业一部分补贴,第三方当然就是政府,政府拿出一部分财政收入补贴给火电企业。

  第一种方式让煤炭降价,在目前条件下显然不太可能。经过资源整合之后,煤炭行业的市场控制力已经越来越强,价格话语权越来越大,煤价易涨难跌的特征日益明显。只要经济还保持相对平稳较快增长,只要工业化、城镇化过程还在快速推进,只要高耗能产品产量还保持较快增长,指望煤价下跌基本上是不大可能的。所以说,想采用第一种方式来补偿火电行业显然不太可能。

  与第一种方式相比,后面两种的可行性均非常强,执行起来也相对较为容易。但是这两种方式有着本质的区别,与部分人士建议启动煤电联动相比,笔者更倾向于政府采用补贴的方式对火电利益给予补偿。

  至于笔者为什么不赞成启动煤电联动,原因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启动煤电联动会进一步增强通胀预期,加大全社会物价上涨压力。国家统计局发布的8月份宏观经济数据显示,8月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6.2%,虽然较7月份回落了0.3个百分点,但是仍然处于较高水平,仍远远高于年初制定的4%的全年通胀管理目标。另据央行最新发布的三季度问卷调查报告显示,居民对未来物价上涨预期依然强烈,未来物价预期指数为74.8%,比上季提高2.6个百分点。电价调整无疑会牵一发而动全身,电价上调之后,几乎所有商品生产成本都将出现不同程度上涨。在通胀预期本来就强烈的情况下,上调电价无疑会进一步增强通胀预期,加大整体物价上涨压力。

  另一方面,启动煤电联动可能会使煤价、电价陷入螺旋式上涨的怪圈,不利于改善社会分配,从而会加剧当前社会矛盾。在煤炭企业市场控制力不断增强,煤炭、电力需求又较为旺盛的情况下,电价上调之后,发电量可能也会随之增加,继而增加煤炭需求,再次促使煤价上涨,之后再上调电价,周而复始。最终煤炭行业赚的盆满钵满,电力行业通过上调电价使自身利益也不至于受到太大损失,最终利益受损的将是下游用电企业和广大消费者,尤其是广大消费者,他们是所有消费品价格上涨的最终承担者。事实上,当前是煤、电两大行业之间利益分配出现了失衡,通过煤价上涨,一部分本该属于火电行业的利润转移到了煤炭行业手中。如果启动煤电联动,结果则是把本该属于普通消费者的一部分利益,最后通过煤价、电价螺旋上涨的方式转移到了煤炭行业,电力行业的利益不再受到损害。这明显不利于社会分配状况的改善,也就不利于社会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反而可能会加剧当前社会矛盾。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最主要的角色之一就是裁判员。当前,煤、电两大行业利益分配出现了严重失衡,政府当然有必要进行裁决,并对利益受损的一方进行适当补偿。事实上,除了煤炭行业之外,政府也是煤价上涨的受益者。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政府从发电行业取得的税金总额只有427.7亿元,同比仅增长12.64%;而从煤炭开采及洗选业取得的税金总额为132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1.48%,是发电行业的3.1倍。其实,煤炭行业的资产总额尚不及发电行业,仅是后者的79.9%,政府之所以能从煤炭行业取得几倍于发电行业的税金收入,而且来自煤炭行业的税金收入增长速度远快于发电行业,主要就是因为煤价在不断上涨。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煤价涨而电价不涨,使原本属于电力行业的一部分利益转移到了煤炭行业,之后,这部分利益中的一部分又通过税收的方式转移给了政府。作为市场的裁判员,现在政府拿出一部分原本属于电力行业的利益通过补贴的方式返还给电力行业也在情理之中。

  政府补贴的最大好处之一就是能够阻止物价上涨不断向下传导。这有利于保持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有利于保障普通消费者的利益不受损失,有利于国民经济能够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发展。

  综合来看,笔者认为,煤电联动不一定是解决目前电荒的最佳方式,政府更应该采用财政补贴的方式对火电企业的利益进行适当补偿。

查看 李廷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