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996围城:你们无惧过劳死,我选我的独木桥
2019-04-19 全球品牌网  刘永煊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

“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工作996,生病ICU?”

“最好的青春都让企业喂了狗,谁来照顾我的下半生?”

……

最近,已经让人耳熟能详、业界习以为常的996工作制,再次被企业大咖、网民以及媒体谈起。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狼性管理文化孵化的996工作制,说声“爱你”不容易。

事实上,大家逃离北上广,不死拼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不在三界之内也不在五行之中,皆因对烟熏火燎的996工作模式敬而远之。

1、法外之地

最近的“996舆论风波”起始于一个程序员发起的“996.ICU”项目,随着互联网大佬们的介入,演变成了如今的“大辩论”。

近日,连官媒也按捺不住要为工薪阶层发声。4月14日,人民日报发题为《崇尚奋斗,不等于强制996》的文章指出,我们的企业不仅要依靠员工的汗水,更要激发员工的灵感;不仅要让员工更努力的工作,更要激发员工更高效的工作;不仅要靠加班工资的激励,更要让家人的陪伴、身体的健康、意义的饱满也成为工作的奖赏。

大家纷纷众议996工作制的是是非非的同时,其实,最具话语权的有关劳动部门却暂时失语。

996工作制是否涉嫌违法劳动法,“免费的加班”终不过是一种赤裸裸的资本家的剥削?历年来,企业员工因过度加班患疾伤残、甚至过劳死,是否应当得到足够的重视与保障?996凸显中年危机问题怎么破,如果年纪大了不能996了,谁来聘用“我们”这些“老人”?……

发迹于互联网企业、初创公司,盛行于互联网的996工作制,旗帜鲜明地有别于行动缓慢、臃肿企业的朝九晚五,曾是某些企业引以为傲的“进取精神”化身与说教的佐料。不过,如今,某些企业动不动就拿出“理想”、“奋斗”、“拼搏”等教条,无额外回报地鼓励员工加班、高强度工作,已经遭到了各界非议。

马云就曾多次谈及“996工作制”问题,“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你怎么能够实现你想要的成功?”

然而,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因此,无论怎样的励志说教与心灵鸡汤,都不足以也不应当让人漠视法规上的定义。

只不过,比较可惜的是,996式的加班大部分是“隐性强迫”,似乎严重违规,但也可以视而不见。例如,有“从不逼员工加班”的互联网公司,正是利用工作餐、打车报销等各种加班福利诱导员工“自愿就犯”。况且,民不告官不理,老板和员工之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所谓“自愿加班”,清官难审“家庭事”。

更要命的是,“过劳死”缺乏明确的法规定义,也并未明确纳入“工伤”范围,就连医学上都很难证明“过劳死”与工作之间的必然联系。严格意义上说,工作996,生病ICU,万一不治,公司也不一定要赔钱。

2、不应有的争议

就劳动法而言,近日的“996”工作制违规并不具备争议。

劳有所得,劳有所获,劳动付出与收获成正比,否则一切“更漂亮的话”也不过是耍流氓。

且不说众多企业是如何与《劳动法》捉迷藏的,暂不说996问题潜藏的更大的工薪阶层中年危机恐诱发的社会问题,更不想说很多人“迫于生活无奈无条件接受剥削”的托词,也不知道高强度工作、缺失人性关怀的高强度加班,是怎样美化成“996”进取精神的……

作为初创企业,996式的工作强度实属无奈。然而,时过境迁,企业的可持续竞争力不应该是踩着一堆骷颅上去的,企业的生存法则不应该只是一味过度透支生命去输血,企业家更不应该“不以为耻,还以为荣”。

996这个问题,具有两面性。好好做如微博称谓的“乡村教师代言人”不好吗?不明白已经从阿里退下来的马云老师为何要来趟这滩浑水,因为支持996的观点,已经让众多曾经支持马云的人立即粉转路。

理不清,说还乱。

短短4天内,马云便3次畅谈“996”。

4月11日马云在阿里内部交流活动《帕特纳有约》上讲话称,“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确实,BAT的工作机会难得,绝大多数人连996的机会都没有,头部公司拥有足够居高临下的资本。

随后,马大帅开始意识到问题的重大敏感性。4月12日马云发文表示,“不为996辩护,但向奋斗者致敬”。但,这总让人感到,有把996工作制洗白成精神信条的嫌疑。

面对如潮水的舆论声浪,4月14日马文再次发文,“理性讨论比结论更重要”。

可见,马大帅意识到敏感话题对阿里公司及个人的影响,忙着澄清:只是想把996作为一个理性讨论,而不是支持,也不想再在此话题上纠缠。

3、乌合与丰碑

就996问题上,企业与打工者各执一词,各自利益所向。

没错,对于马云等企业老大自然可作为成功人士以一身作则畅谈创业故事、谈拼搏精神,还可以把艺术家科学家、运动员、政治家等成功也归纳为拜996式努力所致。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企业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站在城墙口冲锋,社会中的大多数终不过是企业家眼中的“乌合之众”。

企业家有树丰碑的志气与豪情,而绝大多数工薪阶层只是希望能早日买上房、娶新娘、孝敬爹娘。人各有志,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对此,马云也发文提到,“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工作生活方式的权利。选择轻轻松松的工作方式,不愿意付出‘超人努力’,也无可厚非,但你也体会不到奋斗带来的幸福和回报。当然,也有很多人奋斗了,努力了,但依然没有回报,命运确实很折磨人。努力也许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是肯定不会成功。”

世事难料,生活充满着太多不可知的无奈与抉择。

然而,生活不应该仅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至少,“你”还有家人,亲戚,朋友。

4、马氏普罗米修斯

对于支持996工作的言论,马云可谓是“盗火者”。

大家都觉得马大帅是在引火烧身,而马云只是觉得自己说了些大家不爱听的真话。

“前几天我在公司内部关于‘996’的观点,引起热议,批评声也是源源不断,和我预期的一样。有人奉劝我不要卷入这样的‘不正确’话题,不讨人喜欢,主动招骂,还展示了‘资本家的獠牙面目’……是在自毁‘形象’。我看了很多网友的回应,特别是骂帖,很多人很失望是因为从我嘴里说出这些‘不正确’的话。我很理解这些看法,其实我完全可以说一些‘正确的话’。但今天的社会不缺正确的话,我们缺的是实话、真话、让人思考的话。面对年轻人就是面对未来,面对未来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不过,这世界上不缺真理,唯一真理就是“适者生存”、“我思故我在”。

毕竟,有些事情不是说不说真话的问题,而是合不合适说这样的话的问题。

这譬如在别人伤口上撒盐,也好比在坟场里跳舞一般,难免有伤风化,物伤其类。

当年,汶川地震王石口无遮拦地说了句大实话,“万科捐出200万是合适的”,“普通员工限捐10元,不要让慈善成为负担”,引爆了“捐款门”,结果立即遭人唾骂,最后公开道歉,万科随后灰溜溜地提出捐助1亿重建灾区资金的方案。

还有一个更反面的教材,那就是“范跑跑”范美忠,因为汶川地震中不顾学生自个儿先跑出去逃命了,先于学生逃生还义正辞严地解释说,“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却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这是真话吗?这,根本不是人话。

韩寒电影《后会无期》里有一句话让人很扎心, “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

这句话,或者,比较适合企业为996工作制辩护吧。

5、职场罗生门

资本面前,企业都“缺钱”,总要在人力成本上“抠”,作为弱势群体,打工者为求温饱与发展只能在两点一线上“拼”。

无论是早9点晚9点一周工作6天的“996”,还是0点到0点7天无休的7X24小时接力的“007”,都是企业老板说了算,打工的能干就咬咬牙死扛,不行就离开。

不过,在马云眼中,996是奋斗者的选择。面对外界对其“展示资本家的獠牙面目”的指指点点,马云“向奋斗者致敬”,并指出“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怎么能够实现你想要的成功?”

对于996,京东CEO刘强东与马云的观点高度协同,刘强东还抛出“兄弟论”,称“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995或者996,但每一个京东人都必须具备拼搏精神”,“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此话,如《第二十二条军规》里的疯狂逻辑一样,说白了“不996就滚”。

然而,对于996,素有李大嘴之称的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的观点,在互联网大佬中算是一个另类,一股清流。“一批老板倡导996,就是9点到公司,晚9点离开公司,6天工作。我坚决反对。”

李国庆还给出“反对996”的6个理由:“1,每天不算路途,11小时工作时长,那恋爱,家庭,社交无暇,而这是生活的目的,还是为工作高价值的调节,正是一张一弛啊。2,优秀的企业是结果导向,效率导向。3,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4,很多岗位,如程序员,长时间认真写8小时程序,回家基本到头就睡,和业务层面靠开会耗11小时完全不是一个工作强度。5,当今公司办公环境经常是降低工作效率的。西方尝试十多年,每周在家办公一天,对文案、编辑很有效。不坐班,弹性工作时间都更适合一批工种,所以一批soho(small office,home office)一族出现,就是高产出的自由职业者。6,当然我也坚决反对每周40小时工作,还那么多假期。”

最后,李国庆还指出,“为了提高国际竞争力和企业竞争力,我赞成撸起袖子加油干,那是实干,巧干,苦干,不是低效率的耗时间。”

如此自带人性光环的前当当网CEO,趁人心归附之际,俞渝要不借势赶紧把他收回当当去吧,可惜了。

6、末位淘汰制

鉴于互联网行业的寒冬期,环顾加班重灾区互联网企业,降低成本、减少开支提升竞争力,高强度工作与裁员已是不可避免。

996等高强度工作制度的盛行,背后皆因“末位淘汰”制的作祟。

京东,可以看作一个典型案例。

2019年京东集团开年大会上,刘强东宣布年内要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高管。

4月12日,刘强东在朋友圈发文,一篇名为《地板闹钟的故事》疑似对996工作制表态。

刘强东在文中称,自己刚开始做电商的时候,整整四年都睡在办公室,作为京东的一号客服,为了保证24小时服务,把闹钟设定为2小时后响铃,从来没有连续睡过两个小时以上。

“我现在无法再像创业初期那样拼命工作了!但是以我的体质,做到8116+8,(周一到周六,早8点工作到晚11点,周日工作8个小时,每个月休假两天,每年也会休一次长假)完全没有问题!”“京东已经四五年没有实施末位淘汰制了。发号施令的人愈来愈多,干活的人愈来愈少,这样下去京东注定没有希望,只会逐渐被市场淘汰。”

刘强东还在文中写道,“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我是要为18万兄弟背后那18万个家庭负责,还是要留下那1%混日子的人,向他们负责?我没有选择余地!”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2018年5月互联网大会上亲口承诺“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的京东CEO刘强东,已经开始要开除“兄弟”。

前阵子,京东发布内部邮件称明确要淘汰三类人,“1、不能拼搏的人,无论业绩好坏,职位高低,也不管是老员工或者管培生,不管是身体原因还是家庭原因,凡是不能拼或者拼不动的。2、不能干的人,也就是绩效差的人。3、性价比低的人,有的人不断升职加薪,或者因为岗位调动,丧失了性价比,让更年轻,成本更低的人上。或者降职降薪。这三类人都要淘汰掉或协商解决掉!”

把兄弟当成随意可以扫地出门的工具或商品,刘强东此话也是醉了。大家购物谈性价比,如今企业用人也可以堂而皇之地给员工贴上三六九等的标签,缺乏“性价比”的,立即“下架”……

另有消息称,京东将取消旗下快递员的底薪,另将增加快递收件任务,揽件将计入绩效,直接影响工资收入。这样一来,以后快递员的收入只能全凭绩效了,至于快递员如何“荒野求生”,那就只能各展神通、自求多福了。

对此,京东物流发文回应称,京东物流独立运营后新增大量外部订单业务、大客户业务以及个人快递揽件业务等,原来的薪酬结构已经不适应新的模式,关于降低公积金系数,则是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依法合规对员工公积金缴存比例进行调整。

曾公开承诺“京东给快递员提供最好的薪水”的刘强东,再次被现实打脸。

7、鹰式教条

4月14日马云在题为《再谈996:理性讨论比结论更重要,周末愉快!》文章中,一改此前挺996的强硬态度。“这事有这么大的争议,我更加觉得有好好讨论一下的必要,理性社会的标志就是客观理性的讨论比结论更为重要……我们要听得进‘不中听’的话,更要有人敢于说‘不中听’的实话。”

在对996的“鹰式”说教的同时,马云也明确了996工作制对人性的罪恶。“关于‘996对不对’,法律自有规定摆在那里,这个问题并不是关键,关键是我们认真思考过自己的选择了没有,我们人生的意义和奋斗的方向在哪里,思考清楚了,就不会纠结,懊悔……找到喜欢的事,不存在996这个问题;如果不喜欢不热爱,上班每分钟都是折磨。找工作如同找对象,真正的爱情你不会觉得时间长,但不合适的婚姻是度日如年。没有人喜欢在一个强制996的企业里工作,既不人道,也不健康,更难以持久,而且员工、家人、法律都不允许。长期那样,即使你付再多工资,员工也会跑光。想让员工通过996而获利的公司是愚蠢的,也不可能成功的。”

面对网民的责难,马大帅上面的表述似乎在偷换概念。当然,马云还不忘圆场,为自己及阿里辩护。“真正的996不是简单的加班,不是单调的体力活,和被剥削没有关系,因为现在的人并不傻,可选择的机会也不少。我觉得真正的996应该是花时间在学习、思考和自我的提升上。那些能坚持996的人一定是找到了自己的热情之处,找到了金钱以外的快乐之处,他们享受自己在八小时以外的学习、思考,探索的路径上,找到自己工作快乐点的人是幸福的,有福报的。为加班工资而996的人是很难持久的。”

马云对于996的阐述,其实已经非常清楚了。而这些论述观点也是比较良性的,只是可惜,很多互联网企业的996工作制并不是如马云那样说得如此理想和唯美。

创业不易,工作不易,生活充满无奈,很多人因为不堪重负、身体出问题,或者因要结婚、生子等家庭原因选择离开996式的工作,那么,那些口口声声为996立牌坊的企业什么时候能多一点温度,去理解、包容这些曾为企业挥洒青春热血的“最可爱的人”?

企业当狼而狮,应多一些理解包容,真正为动辄几亿的中国工薪阶层想想。而不是只站在自己角度和利益出发想问题,去要求员工应该怎样努力、怎样上进,去肆意巧取豪夺工薪阶层的生命时间。

8、爱的鸦片

“找到喜欢的事,不存在996这个问题;如果不喜欢不热爱,上班每分钟都是折磨。” 因为爱所以爱,马云的这句话说得很好。

然而,力挺996的刘强东和马云早已是财务自由身,不缺钱不为生计发愁,为自己工作与员工受雇工作毕竟是两回事。员工加班,企业就应给加班费,情怀抱负不能当饭吃,仅此而已。

而大家在选择和忍受996工作的时候,除了对工作事业的热爱,更多是源于家庭责任与生活所迫。因为爱家庭所以付出,因为另一半及孩子所以忍受。

就连当年马云自己也曾说过,“曾后悔终日忙工作,没时间陪陪家人,如果有来生,一定选择家庭,人生中最大的错误就是创立了阿里巴巴。”马云最近的观点,与此话颇显矛盾。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明知道996对身心的折磨,明明满腹牢骚却表现得乐此不疲?这也正如一段窝心的婚姻,天天吵,皆因“放不下”。

当然,也因为员工各种原因的放不下,企业的种种更严苛的要求就变得更加有底气。

劳动有纠纷,这可不是什么香港劳工署介入,也不存在英美等国家有工会的抗议与据理力争,在国内很多工薪阶层只能兢兢业业,凭一己之力步步为营。在社会劳动纠纷与保障体系上,亟待完善。

那么,是谁给足了企业胆子公然叫板劳动法?自马大帅开挂,用996精神教条对工薪阶层开刷,大肆挥洒疑似精神鸦片的时候,有网民唾骂地同时,更多的人只是背地里流泪、现实中还口口声声说理解支持,这是怎样的职场怪圈?

但是,没有人会发自内心地喜欢996。

人性始终是谋求安逸的。否则不会有工业革命,不会有自动化、智能化,也不会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生活配套。今天伤痛与苦难,也不过是为了家庭生活的权宜之计,更是为日后的晚年的安逸做准备罢了。

9、中年危机与过劳死

就996问题,相信很多企业的HR对此都是心照不宣。有企业人事主管透露,为了能更好地胜任高强度的工作,企业一般选择32岁以下的,到了35岁的基本上都是不聘用的了。因为,很多员工到了35岁就要被裁掉换新。宁愿用能力差的,也不选年龄大的,这是很多人不敢相信却又是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所在。

那么员工到了35岁,鉴于家庭、身体等各种因素,能力与职位不能继续提升,也终逃不过“被裁员”的厄运?

工薪阶层人到中年,出路在哪里?

创业谈何容易?凭借人脉搞些小生意?确实不行弄些本钱开个店、摆个摊?再不行,做个自由职业人,又或者,去而三四线城市“打打杂”混口饭吃?

如果是这样,这不能不说是被妖魔化下的中国高等教育对人才培育资源的极大浪费。

一将功成万骨枯。996拼搏之下,真正能成佛成魔的只是极小数。

因此,你可能因为迫于生计而996,但并不能要求所有人都一起来996。否则,岁月荏苒如白驹过隙,因为一份工作口粮,却要放弃生活的乐趣、近乎家庭的全部,甚至不断推延结婚生子……整个社会的国民存在感与幸福感何在?

而且,在IT、广告、公关、媒体等诸多业界,过劳死的案例比比皆是。2013年,奥美24岁员工因连续加班猝死,引发了显性加班与隐性压力的反思……只不过,相比普通员工,知名人士或大腕的猝死才能唤起大家的注意罢了。

2016年,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在下班回家途中在地铁站猝死,国信证券保荐代表人郭熙敏突发心肌梗塞去世,移动医疗企业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突发心肌梗塞早逝,2017年郑州电视台政法频道记者刘建在家中突发心肌梗塞离世,2018年首旅集团副董事长刘毅突发大面积心梗逝世……

长期的加班加点,工作生活的多重压力,持续紧绷的神经,即便能逃得了过劳死的“我们”,恐怕也难逃“持续亚健康”等疾病困扰。

那么,上半场我们都为企业贡献了最好的青春热血,下半场谁来照顾我们的下半生?

不是每个人退休的积蓄都能跑赢物价,不是很多人身体健硕无疾病缠身,也不是太多人可以以房养老无牵挂。在国内,似乎没有如日本某些企业教科书式的“你”为企业鞠躬尽瘁、企业会照顾“你”家人的案例。

当年,日本广告巨头电通CEO石井直况且有为员工过劳死而引咎辞职,如今,为何那么多的中国企业还要为高强度工作的制度叫好不迭,或者暗暗默许呢?

10、兵临城下醒着拼!

很多人想进大企业争破头,不少人因为996工作制不堪重负黯然离场……

说的越多大家恐怕越迷惘。很多事情大家都知道利弊,然而迫于生活压力,明知不快却也只能死扛:一切,都是被逼的。

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一向贩售励志鸡汤的马大帅,不知道这次为何要炮制这么一味“让大多数人难以下咽”的“火锅”。

老板们多对996制度叫好,员工心里苦。怎么破?

但愿,有关部门机构团体能进一步重视,为打工者发声。而不是任凭愚人者自愚,为996一路高歌,当大家都是“沉默的羔羊”。

对此,已逝民主斗士鲁迅也可以隔空说两句:一个活人,当然是总想活下去的,就是真正老牌的奴隶,也还在打熬着要活下去。然而自己明知道是奴隶,打熬着,并且不平着,挣扎着,一面“意图”挣脱以至实行挣脱的,即使暂时失败,还是套上了镣铐罢,他却不过是单单的奴隶。如果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抚摩,陶醉,那可简直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他使自己和别人永远安住于这生活。就因为奴群中有这一点差别,所以使社会有平安和不安的差别,而在文学上,就分明的显现了麻醉的和战斗的的不同。

此话,摘于1933年10月15日《申报月刊》刊登的杂文《漫与》,收入《南腔北调集》。读完这段话,不知道大家是否对近日996的争议,内心更明晰一些。

那就是,即便“你”逃不出被奴役的命运,但不要自我麻醉、美化成“这就是命”。被现实生活戴上脚镣不是“你”的错,如果还享受“奴役”、跟风歌颂“奴役”,那就是“你”的宿命与原罪所在。

11、结语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天堂向左,996向右。

罗曼•罗兰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于是,为了事业、工作、爱情和家庭,哪怕996还是007升级版,大家都惟有忍了。

不过,不管生活被撕扯得如何支离破碎,不论人生被工作压力扭曲成怎样,我们还是需要尽可能诗意地活着。

“今天不996,日后盼着996?”

“我们”从未懈怠主观努力,但“我们”应对强迫性无回报的加班说No。

“我们”并非要恶意揣度企业大佬们的信念,而是心存善念,接受奋斗拼搏善意的提醒,但不是盲目崇拜、唯恐落后、趋之若鹜。

就企业而言,与其倡导加班精神,还不如提升管理、优化绩效考核激励机制,确确实实地提升员工的积极性与工作效率。这,才是良性可持续发展之路。

放眼全球,世界各地的企业员工都逃不掉加班,英美日韩等发达国家如是,亚洲美洲等发展中国家如此。只不过,中国企业的加班强度位居榜首,这不能不让人深思。

“过劳死”一词最早源于日本,指劳动过程中正常工作和生活规律遭到破坏,身体、心理负荷等导致疲劳累积,血压升高、动脉硬化加剧,造成原有疾病恶化,出现急性循环器官障碍并最终导致死亡。然而,据数据统计显示,中国成全球最勤劳的国家,人均劳动时间超越日韩,成全球工作时间最长的国家之一,成过劳死第一大国,其中,IT业是加班最疯狂的重灾区。

回想当年,2010年富士康“14连跳”的自杀纪录,也是拜过分的高强度劳作所致。

凡事都有两面性,物极必反。996可以是励志的教条,但不应该成为一种过度鼓吹的潮流,否则,过度倡导无节制无报酬的加班,过度牺牲劳动者作息和健康,不但是透支人性、竭泽而渔、杀鸡取卵,还会让社会风貌一夜回到解放前。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整体的一部分。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

“我们”对于因工作泯灭青春家庭生活的同胞无比哀痛,而过劳者的离去更倍添忧伤。

工时很长,人生很短,请不要持续卑微地屈膝跪求996,更不应站在道德高地上放炮、站在人生巅峰中呼喊996万岁,人各有志。

无论贫富贵贱成败得失任何理由任何患得患失,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即便人生无法掌控,但也不应随波逐流过于佛性: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当身心真的扛不住了,别硬撑,小憩再飞翔。

对于更多人而言,“‘你们’无惧过度工作、www.globrand.com甚至过劳死,而‘我’宁可选择‘我’的独木桥。”

“996,好走,不送。”

刘永煊欢迎与globrand(全球品牌网)作者探讨您的观点和看法,刘永煊,品牌营销策划人,自由撰稿人,资深公共关系行业人士,深谙品牌诊断、市场营销与公关传播之道,对家电、IT、快速消费品、互联网、汽车、游戏、电商等行业的品牌与市场推广有深入研究及多年实战经验,曾服务国内外众多500强客户,欢迎交流与约稿。<br>个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yongxuanliu2010,邮箱:yongxuanliu@126.com,微信公众号:shangzhancq,自媒体号:商战春秋(仅进驻“网易、搜狐、凤凰、一点资讯、腾讯、天天快报”新闻客户端,其它平台如有疑似账号均为假冒)。(与我联系时,请说明您是在“全球品牌网”看到这篇文章的。) 进入刘永煊专栏
欢迎与globrand(全球品牌网)作者探讨您的观点和看法, 刘永煊,资深公共行业人士,对家电、IT、快速消费品、互联网、汽车等行业的品牌推广有深入研究,曾服务格兰仕、东风日产、加多宝(王老吉&昆仑山)、飞亚达手表、中国南方电网、酷派、易方达基金等国内外众多500强客户。欢迎与作者探讨您的观点。Msn:yongxuanliu@126.com (与我联系时,请说明您是在“全球品牌网”看到这篇文章的。) 查看刘永煊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