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QE3解决不了美国房地产长期失衡问题
2019-04-23 全球品牌网  张茉楠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美联储本轮“上不封顶”的量化宽松直接购买MBS,并与房地产市场资产抵押利率挂钩,可谓直接和灵活,但QE3能解决购房成本问题,却解决不了美国房地产市场长期供需失衡的问题。

  美国三轮QE都有不同的政策目标:QE1的主要目标是“救火”,除了拯救房产机构,还要迅速缓解流动性,所以,美联储的购买标的包括了MBS、机构债务和中长期债券等。而QE2的主要任务是“进一步稳定经济”,故而购买长期国债,尽力压低长期融资成本。但前两次QE在直接解决资产负债表和房地产市场方面效果不是很直接。这次QE3对于修复居民资产负债表、提高房地产价格将更为直接。按照美联储的政策意图,即通过QE3引导房地产按揭利率走低,从而提高房价,帮助修复资产负债表,然后通过财富效应和金融加速器作用,扩张银行信贷,促进投资和消费支出,进而带动经济增长。

  今年以来,无论是从房价指数、新屋开工数与建造支出,还是成屋销售数据来看,美国房地产市场均表现出了比较明显的触底回升状态。比如,7月份美国新屋开工量同比大幅上升21.5%,新屋许可环比增加6.8%,为2008年8月份以来的最高单月水平。房地美美国房价指数在第二季度上涨4.8%,创下8年来最大季度增幅。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房地产最坏的时期似乎已经过去。

  不过,在美联储看来,当前美国房地产市场并非可称强劲和稳固,目前美国仍有1100万家庭的住房按揭贷款处于资不抵债的境地。显然,在房地产市场信贷仍处于低迷、萎缩的当下,美联储集中购买MBS,将降低商业银行信贷投放风险,并进一步压低房地产信贷利率,会给房地产市场带来利好,但低利率解决不了一切问题,房地产走势还取决于以下几个关键因素:

  首先,潜在购房者能否享受低利率还要取决于银行的贷款意愿。目前美国银行更多选择收紧住房抵押贷款放贷标准,特别是在市场风险释放未尽、全美仍存在数以百万计的止赎房产的情况下,“影子库存”继续给市场带来压力。在投资者刚刚经历了地产泡沫破裂惨痛教训之后,QE3能否产生大的预期提振作用还很难确定。

  更重要的是人口因素对房地产市场会产生长期趋势性的影响。美国房地产周期大约为20年左右,而这背后与美国人口统计规律的变化息息相关。一方面是人口总量变化(包括自然增长率与移民增长率)对住房需求会产生重要影响。美国生育率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进入持续的下降通道。

  从增量上看,美国人口增长主要来自移民及移民的出生率,占增加人口的82%。外来移民是美国人口增长的重要因素之一,然而过去10年来的两次经济衰退使得美国人对移民态度发生转变,进一步降低了接收海外移民的速度。美国盖瑞·安德森经济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表明,本世纪初,海外移民的到来促使美国首都华盛顿及周边房地产集中地区的房地产价格上升13.8%;在弗吉尼亚州北部和马里兰州,在外来移民数量增加113%的同时,房地产价格上扬了37.5%;而在外来移民数量很少或者没有外来移民的地区,房地产价格则出现了下滑。该研究报告显示,在外来移民数量下降最多的10个居民区,外来移民人口平均下降39%,房地产价格则平均下降7.6%。

  另一方面,人口结构的变化也决定着住房需求。次贷危机之前,正处青壮年的“婴儿潮”成为美国购房市场的主力军,并由此持续推高了房价。所谓“婴儿潮”是指在1946年至1964年间出生的美国人,他们是美国历史上人数最多的一代,大约有7700万人,占美国成年人的35%。近几十年来,“婴儿潮”正处在消费力最旺盛的25岁-30岁时期,初次购房意愿年龄段的人口增加直接推升了美国房价每年上扬20%-30%。

  美国人口统计局预测,美国的婴儿出生率将长期维持低位。到2030年,美国“婴儿潮”一代都将超过65岁,那时近乎20%的美国居民超过65岁;2050年,这一年龄组的人数还会翻一番,从2008年的3870万增至8850万。由于美国社会老龄化加速,人们更愿意选择环境污染小、生活成本低的郊区居住,这也意味着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人口从乡村、郊外向大都市区域转移的过程很可能放缓,因此大户型、城市中心的房价也面临长期下行的压力,并进而拖累美国房地产市场的长期走向。在国内购买力相对住房需求极度饱和的困境下,这也是为何美国寄希望于外部输血,借助外来移民的力量消化过剩的房屋存量,进而刺激房地产市场复苏的真正原因。

  因此,所有的市场需求都是有限度的,一味地刺激不存在的需求,很可能让伯南克重蹈格林斯潘的覆辙。

查看 张茉楠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