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该不该对房地产课以重税
2019-05-12 全球品牌网  朱大鸣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随着股市与楼市的兴起,人们开始呼吁对财产性收入进行征税,他们的理由是这些赚钱太过容易,导致社会不公平。2013年,北大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家庭收入两极分化严重,最高的5%家庭的收入却占所有家庭总收入的23.4%,是前者的234倍……基于此,有观点就认为,房价暴涨以及股市收益太过容易,劳动收入太过困难,因此,应当增加财产税、遗产税等方面的税种,减少个人所得税

 

21世纪的资本》一书的作者认为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是基于资本收益率远高于劳动收益率基础之上的。对于这一观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争论,但却无法否认一个事实,就连比尔盖茨都认为资本主义确实存在贫富分化的巨大不公正现象。通常的思路解决贫富分化的路径主要有两条:通过暴力形式或通过税收形式来解决贫富分化问题。中国古代社会主要依靠社会暴力革命来解决这种不公正的社会现象,而现代社会主要依靠税收来解决这一问题。

 

然而,中国房地产的属性却让政府犯了难。如果不对房地产征收房地产税,那么,房地产确实以及沦为扩大居民收入的最重要工具,整个社会分为有房者和无房者群体,对于这一现象,之前通用的术语叫阶级,现在通常的术语叫阶层或群体。如果政府对房地产征收房地产税,又害怕会引发房地产市场价格下跌,把泡沫捅破了,而让很多人的财产价值缩水。

 

问题出在哪里?问题的关键是要对房地产对不同群体的影响进行切分,才能看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房地产对于富人而言,是财富增值的工具,特别是在泡沫泛起的时候,马太效应就体现除了,穷的越穷,富得越富。房地产对穷人群体而言,或者一般中产阶级群体而言,由于是负债购房,而且是在泡沫背景下负债购房,他们的房屋又难以兑现,还要月月还房贷,更重要的是,由于房屋的拖累,使得他们不得不忍受不合意的工作,浪费了大量创造财富的机会,而对于富人群体而言,房产并非必需品,只是他们资本增值的工具。有些穷人确实通过购房成为富贵群体一员,但毕竟是少数。

 

针对房地产税征收而言,社会上出现了两派对立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应当征收,最基本的着眼点是因为资本确实严重威胁社会公正,进而威胁社会稳定;一种观点是不应当征收,除了我们土地属性先天难题外,就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房屋进行征税,一般家庭难以承受。

 

有一些人认为,我们应当对所有房产进行征税,而不是针对部分房产进行征税。提出这种观点的人有一个非常隐蔽的目的,就是以大多数人裹挟的办法阻止房地产税的立法以及征收。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很明显地可以看到,对于那些富贵群体投资房产确实应当课以重税,西方早已如此。这应当归根于马克思的对房东和地主的痛恨性批判。马克思对资本的批判很多还是有建设性的,对于土地所有者以及房东批判基本上砸死的。原因是房地产过于突出,就会出现一个致命性的问题:房价上涨过快实质上是对年轻人并通过年轻人对全社会的一般阶层进行剥夺,有些时候是通过资本增值的形式进行剥夺。

 

对于中国而言,革命时代是对土地剥夺并进行重新公正分配基础之上获得权威的,改革也是对土地承包为标志而起航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是非成败,事关整个经济大局,健康发展的房地产有利于将以租或利润生存的房东和投资者限定一定范围内,突破这些限制便会对社会经济造成致命的破坏。这些年来经济改革遇到的最大困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与畸形发展的房地产无不关系。开发商群体春江水暖鸭先知,对于这种畸形,反倒是很多开发商看得比较清晰,而且也提出更多的建设性意见,例如,要将房价上涨限定在一定范围内,当房价泡沫泛起之时,开发商群体应当主动限制房价涨幅,这样,房价的稳定性会给整个房地产市场带来更加稳定的预期,而不是那种暴涨暴跌式预期。暴涨预期指导的结果是赚一把就跑的思想,暴跌预期导致的结果是房地产投资在某一段时间内大幅度下降,成交量冷清,导致大量的开发商资金链断裂,政府被挟持救市,从而伤害整个社会根基。

 

查看 朱大鸣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