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当下明智的做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2019-05-13 全球品牌网  孙立坚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最近,温家宝总理要求大家正确认识当前经济形势,准确判断经济走势,把握好宏观调控的方向、力度和节奏,更加注重政策的针对性、灵活性和前瞻性,以适应形势的变化。周小川行长也在回答媒体的采访时阐述了货币政策的未来基调,即在降低通胀问题上需要考虑它的时滞效应,不存在立刻就能降低通胀的政策,而且必须同时考虑国内国外形势,当前许多不稳定、不确定因素都存在。那么,如何来理解他们共同强调的错综复杂的形势及其对中国现有的宏观调控政策所带来的影响,我想结合最近自己在国内外所做的调研和相关的研究成果谈些看法。

  首先,欧美国家的经济低迷正在迫使他们不得不采取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应对债务危机和高失业的问题,于是,短期内如果实体经济部门无法吸收货币政策释放出来的大量流动性,那么,新增的流动性就会和这些年来各国政府积极救市后所出现的资产泡沫复活后的流动性一起,更加会推高生产和消费所需要的大宗商品农产品的价格,从而对制造业国家造成更为严峻的成本推动型的通胀压力。为此,中国单方面放松货币政策,可能对抑制通胀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其次,中国经济从2008年后开始在沿海城市陆续出现了民间产业资本因无法承受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人民币大幅升值的压力和劳动力成本增加的负担以及欧美市场萎缩的影响而不得不进入到了利用高杠杆进行“以钱养钱”业务的虚拟经济部门。但是,紧缩的货币政策非但没有抑制这种产业资本空心化的现象,反而让银行的信贷更加远离企业的贷款(即实体经济部门“钱荒”问题),更加催生了灰色金融体系虚假的繁荣(即虚拟经济渠道“钱流”问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目前欧美“放水”,我们“接水”的紧缩货币政策模式副作用会很大。

  最后,虚拟经济渠道资金“大进大出”对产业结构升级所需要的资金供给和“灵活性、针对性”战略要求下货币政策的实施带来了巨大的麻烦。股市因货币政策的变动和未来预期的不稳定会大幅跳水,大宗商品价格也会因此变得一时显得更加亢奋而一时又过度悲哀,所有这一切的波动都会给实体经济部门所需要的稳定的投融资计划造成前所未有的挑战。另一方面,中国是以银行为主导的金融体系,而且国家在银行业务中的干预程度又很高,所以,银行业“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格局,严重影响了央行实现货币政策目标的有效传导机制,也影响了社会大众对央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认可度,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今天为何央行和市场的博弈会大大增加央行宏观调控政策的成本的内在原因。

  所以,针对上述错综复杂的经济格局,我们认为央行的货币政策应该走向中性,以不变应万变。无论是确立单一盯住通胀目标还是多目标的相机抉择的做法,都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在全球化的环境下和中国金融开放度提高的背景下积极的货币干预政策效果十分有限,甚至会带来得不偿失的后果。而解决目前流动性泛滥和通胀压力的问题要靠对实体经济的扶持来推动。具体政策含义及其应对方式主要体现以下两大方面:

  第一,多元化的产业结构符合中国现阶段的发展状况和需求,高附加价值的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是我们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当中国经济目前人才和资金以及金融体系的成熟度还相对匮乏的时候,全国各地都搞同样的新型战略产业的发展规划可能会占用资源、形成低端同质化生产的恶性竞争。反而,在传统行业,通过这些年来的学习和磨练,附加价值实际上已有可观的提高,但却遭遇到地方政府政策的歧视。因此,我们认为应该给所有的生产性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要降低他们的税负、物流成本和提供给他们以公平的竞争环境,让产业资本重新站上经济发展的大舞台。尤其是目前在成本推动型的通胀压力下,阻止产业资本走向金融资本的途径,就更显得必要和紧迫。对中小企业的要求不能超越他们的能力,否则挂羊头卖狗肉的问题又会出现;当然如果决策层下定决心不再让中小企业再做他们擅长的“三高一低”行业,那么,就应该要保护民营资本、让它们阳光化,进入完善的金融体系,以此来扶持中国年轻的、富有创业精神却没有资本底气的乔布斯们,从而最大程度地发挥他们所拥有的、在危机时代尤其需要的企业家精神。

  第二,我们要警惕目前金融资本快速膨胀、从而导致产业资本也集中往上游转移的现象。这表现在今天不少企业和机构的盈利方式已凸显出囤积涨价幅度大的“商品”,盈利模式也变成“以价补量”的格局。为此,在政府部门的支持和协助下,一定要强化专业型和市场型的监管方式,及时释放金融投机属性所积累的价格膨胀的风险。否则,金融资本必将挤出产业资本。造成最严重的经济滞胀的后果。另外,今天制造业“上游”的“服务业”其结构过于庞大,垄断属性也非常强烈,而企业税负又没有明显的下调,再加上危机年代“性价比”成为企业生存非常关键的因素之一,所以,这些负面因素就会导致处于下游的制造业根本无法支撑攀升的生产成本。为此,我们要规范财政投资项目运营方式,严防产业垄断资本和金融投机资本的结合在一起牟利的不良现象。严厉打击企业“以价补量”盈利模式中所凸现出来的寻租腐败的行为。

  

查看 孙立坚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