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炒作房地产的金融风险既弱智也无意义
2019-05-27 全球品牌网  张建平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新年头一个月份,京沪广深四地卖地收入据说超过千亿,由此引发了不少人对房价走势的关注。房地产投资增长一再呈现上升势头,2013年信贷总额据说是2.34万亿,占信贷总额的30%。有人推测说2014年房地产的信贷有望突破3万亿。这一数据可以说明了银行业对房地产投资的信心和热情。
  也由此,对房地产业积累的所谓的金融风险的担忧再次上升。而中国银行业是经过之前的一轮对房地产崩盘的效应的压力测试的,持续的信贷增加,说明了银行业对外界推测的房地产业的金融风险的态度。那不过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小姐不慌丫鬟慌,属于杞人忧天。
  杞人对天之忧已经很多年了。政府一轮接一轮对房地产的调控,银行业进行的防灾演戏般的压力测试等等,都出自这种担忧,也说明这种担忧之声已经不是民间地下的,而是早已经下情上达。但实际上,对房地产业的金融风险的热议,炒作之嫌疑远大于认真的经济学分析。
  投资历来都是利益引导的。银行业历来被视为资本市场上的“妓女”,具有明显的嫌贫爱富的性情,大家都清楚这一点,所以,少有人对此有所非议,就像社会生活中少有人要求妓女不为卖淫所得而忙碌而是面向所有男人开放性服务一样。

  必须指出,房贷也好,中心城市的房价也好,没有人去强迫谁必须做房奴和向中心城市集聚,愿意做房奴的人和愿意呆在大城市了的漂族,也都不是傻瓜,都是经济学上的理性人,他们是在权衡得失之后才决定自己的行为的。是全款购房还是贷款买房,都是买房人自己的自主选择,不是强迫交易。
  实际上,没有不存在投资风险的行业领域存在。什么制造业危机、什么钢铁不良贷款、什么农业贷款问题等等等等,当这些领域利润微薄的时候,就有人说银行业无视资本的使用效率把大量资金放在这些领域里;当煤价高涨以至于电厂濒于缺煤停机的时候,有人说银行业不该支持暴利的矿主,不该让汽车去烧着高价值的汽油去运低价值的煤,说银行支持煤矿还不如支持中石油;而当房地产这种行业利润丰厚的时候,也有人说银行业无视其中存在的巨大风险……太监们的着急完全无视银行业的理性人身份,把银行业当做一群傻子。
  而银行业在不同行业领域的穿梭往来,完全是利益引导下的行为,是理性人趋利避害的行为。资本在自己的逐利行为过程中一致都在主动地做着规避风险的努力。逆向操作、对冲、止损、热钱之热等等,无一不是资本理性与狡猾的表现。况且各个银行还都有自己聘请的首席经济学家在做自己的风水先生。外界对资本行为后果的担忧纯属自作多情,其实是外行教训内行。
  如果把中国银行业对房地产业的投资热情归罪于政府行为,归罪于中国经济的非自由成分,同样也是无法成立的。因为在房地产业进行的一轮接一轮的调整之后,房地产业并没有因此而陷入被一些人期望的资本枯竭的困局。完全不受央行掌控的、由民间资本构成的影子银行形成了对房地产业有力的支撑。影子银行的影子特征,以及国际游资的渗入,都彻底否定了各级政府操控银行信贷方向的指责。
  资本是嗜利的,关于资本为百分之多少的利润就会如何如何的名言也尽人皆知。是投资就有风险。投资的规律就是“风险和收益成正比”。而自主投资总是必然地投向高收益领域,也就是投向高风险领域。高风险领域在投资家们的口中的另一个名字叫做“朝阳产业”、“新兴产业”和“成长性行业”,被视为“利润增长点”。
  如果因为有风险就指责某个行业就太弱智了。如果因为风险就要求资本改变投资方向,等于说所有成长型新兴朝阳行业都不应该获得资本支持。房地产业的高信贷,既是这个行业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的表现,也是银行资本和行业你情我愿促成的结果,背后惟一的理由和原因,就是房地产业现存的丰厚利润。但促成这种局面形成的重要力量,不仅仅是资本的嗜利本能,还有对住大房住好房具有强烈愿望的、自称房奴的人们。
  那种对房地产存在巨大金融风险的“泡沫论”毫无意义。要知道,市场经济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泡沫。市场经济是用来处理“选择性需求”的,所谓选择性,就是可选可不选,就不是必选,不是必选就是泡沫。而为某种需求而存在的某个行业,只不过是市场这堆泡沫中的一个小泡泡。如果资本从当前高利润的房地产业撤出,它一定会进入另一个高利润行业,会积累另一个风险。难道让资本像撒胡椒面一样不加选择的向所有行业均匀地投入?

        关于市场这个泡沫的破裂,早在马克思就已经预言了。最近的金融危机的后遗症如美联储的量化宽松仍在延续,依然在发出泡沫破裂的声响。凯恩斯也做过这种预言,“从长远看,我们都会死的”。不过这种预言在如张五常这些经济学家眼中,属于“套套逻辑”,即永远正确但毫无意义。第一个说“女人如花”的人是诗人,但现在说女人如花是俗不可耐的献媚。关于房地产崩盘,最近的俗不可耐的说法当属“是泡沫总会破的”。
  担忧金融风险的人说泡沫破裂会严重危害中国经济,但投资有风险,谁投资谁获利,泡沫破裂的承担者也就是风险承担者,也是获利者,如果把这些人的风险说成是中国的风险,可能普通老百姓会说这无所谓。金融危机爆发时,最头痛和最担忧而要求政府救市的,是华尔街的人而不是普通美国民众。
  泡沫论者究竟在为谁所虑?算命的半仙儿说路人面相含凶,是希望路人能因此付出点破凶化吉的钱财。金融资本会给泡沫论者付钱求得破凶化吉吗?
  应该不会的,资本还没有傻到和泡沫论者一样傻的地步。泡沫论者确实不必提资本担忧了。关于资本内部的游戏,过去讲是“大鱼吃小鱼”,现在则讲“快鱼吃慢鱼”。钱皮拙见,这个“快”,不仅仅是要进入的快,还包括逃跑的快。请相信,资本对泡沫即将破灭的敏感和他们对利润的嗅觉一样灵敏。如同当嫖客显示出自己没有钱的时候,妓女转身走开的速度和她们之前堆起笑脸的速度一样快。

查看 张建平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