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2019-06-01 全球品牌网  周蓬安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继国家发改委就业和收入分配司原司长张东生8月22日被最高检立案侦查后,财新昨日报道称,8月24日前后,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外出回京时,在机场被带走调查。(8月28日《新京报》)

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国家发改委组织200多名司处级领导干部参观监狱,开展廉政警示教育,笔者月初发表了《参观监狱,或成贪官“熟悉环境”之旅》。真是不幸而言中,发文还不到20天,就已有张东生、曹长庆两名司长验证了笔者的判断,今后或将去曾经参观过的监狱生活了。

该文“近两年发改委落马官员盘点”配图,介绍了8名被查官员,分别是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和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徐永盛、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郝卫平、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司长王骏、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梁波、发改委就业和收入分配司司长张东生、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

以笔者对当今官场观察和对反腐败工作的研究,因握有实权,被外界称为“小国务院”的国家发改委,在高调反腐的近两年里仅有8人“落马”,而且7人为司处级,并不算多。而随着反腐的进一步深入,包括国家层面的各级发改委,必将有更多的官员被查。

但这篇题为《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被曝遭调查 或涉能源腐败》的文章,标题的基本观点并不准确。笔者以为,一方面,对于能源这种涉及全局,价格与市场并不一定挂钩的商品定价权,应该不会放在一个司长手里,这些商品的定价一定是要“讲政治”的。另一方面,能源定价主要涉及央企,那些副部级单位,恐怕也不会把一个司长放在眼里。

而作为发改委价格司司长的曹长庆,如果涉及权力寻租,最大的可能则是涉及众多药企利益的“药品定价”。

笔者关注医疗改革,研究药价多年,认为发改委自1997年首次启动药品降价至今,共计30次的降价却导致目前药品的总体虚价在“两番”以上,甚至零售价为供应价的几十倍、近百倍,发改委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高药价”,缘于发改委、药监局游戏》一文中,笔者给出了造成药价疯狂上涨的基本流程市场药价过高、老百姓反应强烈——发改委发文降价、安抚百姓——零售商停止销售降价药——药企换个名称或剂量申请“新药”——药监局批准改头换面的“新药”——“新药”以数倍于降价前的价格上市——发改委再启动降价手段……如此循环,药价也呈螺旋式上升。

很明显,以“死鬼”郑筱萸为首的国家药监局,因为烂批“新药”,导致“一药多名”泛滥;郑筱萸的继任者们也一个个不负责任,继续烂批“新药”,不但弄得中国人越来越看不起病,还导致抗菌素泛滥,影响我们的后代健康。而药企也不得不迎合“一药多名”这个大环境,只能通过改头换面来提升药品价格,以促进销售,增加使用量。而负责药品定价的发改委价格司,又十分配合“新药”定价,只要公关到位,药企报什么价估计都能获批。

大家知道,本人直接受贿仅有40万元的郑筱萸被判死刑,只因其推行“一药多名”导致中国人“看不起病”,因此民愤极大,死有余辜。可极为奇怪的是,“郑筱萸案”却没有牵扯到与其一起制造“一药多名”的发改委价格司,更没有令郑筱萸的继任者改弦易辙,我是一直想不通。

此次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被查,应该归功于新一届中央的反腐决心,归功于新一届中纪委的“铁面反腐”。笔者乐观地预测,曹长庆被查或彻底揭开导致“一药多名”的“铁盖子”,而在这十几年来助推药价上涨的贪官们,也将露出原形。届时,中国畸形的“一药多名”也将寿终正寝。

查看 周蓬安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