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曹操杀死华佗背后的医患矛盾
2019-06-06 全球品牌网  赵丹阳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节选自《破除阴谋,理性生存》(恶部)01篇:病他

 

华佗医术高明,急公好义,功在桑梓。然而他原是士族阶级中的一员,本来别有远志,却一直只能以行医济世为职业,心中颇为后悔。后来太祖曹操亲自处理朝政,得了重病,于是请来华佗为他诊治。

华佗却说:“这病医治起来短时间内难以见效,我必须经常在您左右,不断的加以药石,才可以为您延长寿命。”

过了一段时间,华佗因为久离家乡,心中思归,就找托词说:“才收到一封家信,正打算回家一趟。”回到家后,又借口妻子病重,好几次请求延长假期,不肯返回朝堂。曹操反复写信,又派官吏催促,华佗仍不上路,他自恃拥有一技之长,厌恶为低级官吏所役使。

    曹操大怒,又派人前去探视,如果华佗的妻子确实有病,赐给小豆四十斛,并放宽假日;如果华佗弄虚作假,就把他逮捕羁押。于是用传车将华佗押解到许都监狱,经过仔细拷问验证,华佗最终自首服罪。

荀彧为华佗求情说:“华佗身怀绝技,能解救人命,应当宽容他。”

曹操说:“不用忧虑,天下难道就没有这类老鼠一般的贱人了吗?”终于把华佗拷打致死。

华佗死后,曹操的恶症终究没有消除,相府上下忧心忡忡。曹操叹恨道:“华佗能够治愈这个病,但这小人让这个病长期保留在我身上,想借此来增加自己的身价。我即便不杀掉他,他也不会干脆利落的为我祛除这病根!”

 

{以上取自《三国志-魏书-方技传》,原文如下:(华佗)本作士人,以医见业,意常自悔,后太祖亲理,得病篙笃,使佗专视。佗曰:“此近难济,恒事攻治,可延岁月。”佗久远家思归,因曰:“当得家书,方欲暂还耳。”到家,辞以妻病,数乞期不反。太祖累书呼,又敕郡县发遣。佗恃能厌食事,犹不上道。太祖大怒,使人往检,若妻信病,赐小豆四十斛,宽假限日。

 

若其虚诈,便收送之。于是传付许狱,考验首服。荀彧请曰:“佗术实工,人命所县,宜含宥之。”太祖曰:“不忧,天下当无此鼠辈耶?”遂考竟佗。佗临死,出一卷书与狱吏,曰:“此可以活人。”吏畏法不受,佗亦不强,索火烧之。佗死后,太祖头风未除。太祖曰:“佗能愈此。小人养吾病,欲以自重,然吾不杀此子,亦终当不为我断此根原耳。”

 

读史至此,我们当然不能为了哗众取宠而推倒华佗“悬壶济世”的历史形象,妄下断言说华佗善于待价而沽。因为曹操向来是一个诈信并用的政治家,故而他说的话也仅能作为一家之言。

 

不过“养吾病,欲以自重”这类肮脏手段在现实生活中的确存在,观于浩若繁星的故纸遗存中,也屡见不鲜,且不简单的存在于曹操所言的“医患”之间。它更能加以衍化并渗透到各个领域,不动声色的起到诟病他人而惠利自己之目的。

 

此谓“病他”之术,其道有六:

 

其一,把自然固有、众所具备之瑕疵缺陷,诬为少见之异端,以图药物得售。

其二,将癣疥之疾、皮毛小病说成疑难杂症,把可以迅速医治的说成必须缓慢调理,并宣称除非自己开药,否则别无善策。

其三,如遇福寿康宁、无灾无恙者,则引一虎背熊腰之辈,以衬托其“病势”之沉重。

其四,若行医致死,则推诿患者体质不佳,而非药石之劣。

其五,对于才能卓异、见解独到者,想方设法戮其“能忧心、能愤心、能思虑心、能作为心、能有廉耻心、能渣滓心”,使其觉得自己是世间上的“病态存在”,遂至“将萎之华,惨于槁木”。

其六,推出“万物皆可病”的理念,对患者无中生有的向壁虚构,或亲施刀圭,诱人不断发病,以此增威自重。

 

这六种从“医道”中淬炼出的阴谋诡计,便是“病他”之术的精髓。普通人若被“病他”之术所伤,很少有能振奋精神的;王公大臣若听信“病他”谗言,没有不为祸一方的;一国之君若采纳“病他”建议,没有不丢掉社稷的。

 

   这道理可以体现在燕人并没有病,却被用狗屎洗身;罗贯中矮化江东诸贤与刘备的能力,希图与主上“渭水同车”;桓范成书作训,却给后世留下了对“明君贤相”的药方依赖;管仲多策并举,轻而易举的消灭了不肯臣服的诸侯国;推销员以柔性恐吓的手段卖出化妆产品;张某为了杀价而苦心孤诣的寻找火锅店的瑕疵;心理辅导老师推出“万物皆可病”的理念,企图大发利市;学生徐某发表异见,遂被视为病态的存在等事例上。

 

说一

 

燕地有个人,妻子和某个士人通奸。一日早上,他从外面回来,与奸夫迎面碰上。丈夫问:“这是什么客人?”他妻子说:“没有客人。”问身边的人,大家都说没有客人出入,如出一口。燕人于是心下狐疑,他的妻子趁机说:“您患了神智昏乱的邪祟之病!”于是就用狗屎给他洗身。(节取自《韩非子·内储说下六微第三十一》)

 

说二

 

在《三国演义》第四十三回“诸葛亮舌战群儒 鲁子敬力排众议”一章中,孙权失去了“属任贤将,抗衡中原”的帝王气魄,步骘不再“博研道艺,宽雅沈深”,张昭也不能得保“忠言屡发,直道不回,折弋猎之娱,沮钓台之乐”的形象,甚至“如彼白珪,质无尘玷”的顾雍,也不得不大改“第二历史”中沉默寡言之状,化为徒争口舌之利的小人。各有所长的江东诸贤,在忠武英高的诸葛亮面前,无不化为“桀骜不驯,轻狂浮躁,卖主求荣”的病态存在!

 

甚至就连刘备本就为数不多的战绩——火烧博望,也在罗贯中精心安排的辩驳对话中间,举重若轻的安在了武侯头上。

 

不惟如此,诸葛的台词之中,更以病人为喻,陈说刘备集团:“譬如人染沉疴,当先用糜粥以饮之,和药以服之,待其腑脏调和,形体渐安,然后用肉食以补之,猛药以治之,则病根尽去,人得全生也。若不待气脉和缓,便以猛药厚味,欲求安保,诚为难矣。吾主刘豫州,向日军败于汝南,寄迹刘表,兵不满千,将止关、张、赵云而已,此正如病势危羸已极之时也。

 

大凡英雄霸主草创基业之际,有哪个不是屡战屡败、兵微将寡、寄人篱下?这实在是由于天时、势位、技能、人心四项因素没有聚齐的缘故!将普遍性的历史规律硬说成是“病状”,实在不免牵强。

 

然而罗贯中却一再运用“病他”之术,仿佛不把刘备集团说的病入膏肓,不足以凸显诸葛亮起死回生、妙手回春的高明。

千古悠悠,人寰无限。有哪个文人墨客不想檀宫折桂,为帝王师?然“渭水同车”、“茅庐三顾”者能有几?于是浓墨重彩,寄怀演义,遂使卧龙、凤雏式的神话,史不绝书!

 

对于有志图王,但却骏足难展的幕府宾客,渴望张士诚、陈友谅之类的一方诸侯加以礼聘,绝不为过。谋身进劝的方法多种多样,大可另辟蹊径。而偏偏要以“溢美孔明”为资,进行钓鱼,实给后世遗此四病:

状诸葛多谋而近妖,是教人自恃正统而小觑他国英豪,此病一也。

孔明精神之于社稷,是教人放弃权力监督而委重任于一人,此病二也。

孔明精神之于职场,是劝上司放弃互相协商而独信职业经理,此病三也。

孔明精神之于后世创业者,是劝其抛弃团队合作之策而单寻犹如瑜亮之才,此病四也。

 

说三

 

在政治败坏,局势混乱的王朝末期,《桓范新书》算是一部难得的理论瑰宝。尤其是关于“六正”、“六邪”、“七恕”、“九虑”的御臣之道,堪称直言鲠议,且被后世名著(《群书治要》、《长短经》)不断增改引用。

虽然如此,其核心仍不免“君明臣直,君暗臣谄”的单一构架。试问古往今来的帝王将相,有谁不明白“亲贤远佞,厚赏重罚、荣誉同轨、赏罚敬信、奖惩公允”的道理呢?

 

但这套治术精髓往往在开国之初可以大显神威,不过数代,便药效失灵,为什么呢?

 

因为政治事功与殉死教育,是历代统治者稳固其统治的两大核心手段,且主客相从。韩非子讲:利之所在民归之,名之所彰士死之。意思就是只有事功在先,殉死为后,才能合情合理。但封建王朝一旦经过三个阶段的变化,便无可避免的将二者渐渐本末倒置,到头来难免危如累卵。

 

王朝诞生伊始,三九之位,未见其人。故帝王可以丞相、太尉、御史、奉常、郎中、卫尉、宗正、太仆、廷尉、典客、内史、少府等高官厚禄为资,提拔贤臣,退去无用。而此时百姓所供,无非帝王与开国功臣等寥寥数人,负担较轻,想要开辟出类似“元嘉之治、开皇之治、咸平之治”的局面,亦非太难。

 

及至数代,三九之位既定,开国功臣复又不断繁衍世袭,且兼恩庇侍从,内外树党。如此一来,帝王家可供赏罚的资源便被剥夺了大半。朝廷每项政令的实施,不再是圣上乾坤独断,而是皇帝与诸多利益集团互相博弈的结果。而此时百姓所供,已变成了几万人,虽然稍显费劲,仍可竭力维持。如果再加上皇帝懂得“庙攻之论”,同时打开“士庶合流”,想要得到“昭宣中兴”、“ 仁宣之治”、“弘治中兴”的局面也并非毫无可能。

 

再到后期,不惟三九之位既定,功曹、别驾、主簿之职也已被既得利益集团备位充数。皇帝已经不可能按照所谓的“尽忠益时者虽仇必赏,犯法怠慢者虽亲必罚”之原则进行人力调配,因为其背后根本没有支持他的政治资源。此时维护其王朝稳定的,便只剩下殉死教育。此时,百姓所供已达到了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承载能力逾近上限。统治阶级若非开发新的自给项目,为赏罚之道储备资源,只能是坐而待亡!

 

而这些被供养的、曾经为王朝建立立下殊勋的“功臣遗后”们,由于是通过世袭罔替或被“恩庇侍从”才得以拔擢的,大多数并不具备创造资源和财富的能力。他们只能通过掠夺方式获得财富,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开始扼杀一切改革动议,一旦出现李悝、吴起之流,便群起攻之,引领帝国最终走向灭亡。这也是封建王朝发展的一般规律。

 

号称智囊的桓范,不会不知道曹魏集团自曹丕死后,就一直面临着一个巨大矛盾——殉死教育的不断深入和扩大与政治事功日益阻塞之间的矛盾。此时的皇帝固然也需要一些关于忠奸之辩的识人艺术和政治理论,但更迫切的任务是如何铲除被“九品中正制”所逐渐养大的士族鳄鱼。这就需要一套切中时弊、可操作性极强的具体实施方案。其所著《世要论》显然不是这样一个方案,当然也就无法阻止曹魏集团走向灭亡。

 

事实上,历朝历代的兴衰成败,也就在于封建王朝内部能在多大程度上化解至高皇权与士族鳄鱼之间的矛盾。可悲的是,每当皇帝与士族阶级斗得如火如荼之际,并无一名高瞻远瞩之人献上息争解纷之计。反而有桓范之类的二流政客,像发现了宇宙真理一般大谈“识人艺术”,更有不及桓范之类的书呆子,干脆大骂“荒淫无道,桀犬吠尧”,除了能让自己留下个“千古孤忠”的美名之外,无一有益于百姓。遂使后世子弟,无不误认为末代皇帝“亲用谗邪,放逐忠贤,纵情逞欲,赏赐行私,直谏诛戮”才招致基业倾覆,民不聊生。

 

因此每到政权更迭之刻,文人墨客们非要揪出几个才能和德行或许只是一般的君臣来,大加诟病一番,使之成为祸害苍生的替罪羊,而后不厌其烦的为新一届主人开出“明君贤相”的药方。

 

说四

 

管仲在兼并诸侯,肃清寰宇的过程中,不仅起到了外在“暴风骤雨”的作用,更力图使他国内部“生虫”、“有缝”。为此,他尽心竭力的做了三件事。堪为“病他”战略的典范!

 

其一,设立国际奖项,犒赏天下才俊。

 

管仲在《山权》一篇中,明确提出:“天下百姓中凡有精通农事的,为他立黄金一斤的奖赏,值粮八石;有善养牲畜的,立黄金一斤的奖赏,值粮八石;有精通园艺树木的,立黄金一斤的奖赏,值粮八石;有善种瓜果蔬菜使其产量提高的,立黄金一斤的奖赏,值粮八石;有善于治病的,立黄金一斤的奖赏,值粮八石;有通晓天时的;即能预言灾情,预言某种作物歉收或丰收的,立黄金一斤的奖赏,值粮八石;有懂得养蚕不生病的,也都设立黄金一斤的奖赏,值粮八石。”此外,“懂诗的可用来记述社会事物,懂时的可用来记述年景丰歉,懂春秋的可用来记述国事的成败,懂出行的可指导行路的顺逆,懂易的可用来掌握吉凶与成败,懂卜的则可预测凶吉与利害。百姓中凡有上述技艺者,都赐给一匹马所能耕种的土地,一斤金所能买到的衣服。”

 

综上罗列,管仲设立了包括医学、文学、农业、天文在内的13项国际大奖,笼络天下才俊。

 

古有言:“士为知己者死。”受到嘉惠之人,焉能忘记管相栽培大恩?!

 

是以或如邢卫旧臣,外为屏藩;或为宁戚之流,亲身投效。

 

总而言之,凡得管仲所颁之大奖者,不是在其国内衍生为“亲齐力量”,就是干脆投敌叛国。大大的削弱了其他国家的国际竞争力。(作者简评:夷吾此举,是以大国公惠褫夺弱邦赏罚之权。岁月累深,士人必自诽国体,病其君主,而言桓公之昌明。此谓“政治病他”

 

其二,动用文化间谍,大搞价值输出。

 

 “间谍战术”可谓是管仲务于精熟的拿手好戏。《国语•齐语》:“为游士八百一十人,奉之以车马衣裘,多其资币,使周游于四方,以号令天下之贤士。”

 

这些被派出去的游说之人便按照其吩咐,“以皮币玩好,行四方,以察其上下之所好”。 即携带钱财、精美礼物到各个国家对其国家的上下进行广泛的接触和交流,联络感情的同时,对这个国家的决策层人物政治观点、生活喜好、缺点痹症一一进行情报收集,以供本国对该国战略决策参考。管仲在资讯尚不发达、交通联络等各方面条件极差的古代,特意提出此条建议,其政治头脑之精明、国际视野之开阔可以想见。

 

尤为难得的是,他派出去的大批间谍,并不止于“搜集情报”,更摆出一副“招携以礼,怀远以德”的架势,大力输出管仲“藏富于民”、“让利于市”的价值思想。(作者简评:夷吾此举,盖欲才俊以其国君之所是为非,而争相诵读《牧民》、《形势》、《大匡》也。政令每发,必以《管子》为绳墨,效者,则举国誉之,不效,则举国病之!此“文化病他”。

 

问题的症结在于,别国的管理层或是迫于自身的十项素质(做人原则、政治号召、管理方法、胸襟气度、谋略判断、品德见识、统御能力、英明智能、执法态度、军事才干)低劣,或是由于历史基础太差,再或是私心杂念太多,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真正像齐国一样,做到“藏富于民”。这就引发别国内乱不断,上下相争。为齐国以天子名义干涉内政、坐收渔利创造了有利条件。

 

其三,创建娱乐会所,捆绑各国巨商。

 

中国最早的官营妓院是春秋时齐国宰相管仲于公元前七世纪中期开设的。即《战国策·东周策》中的“齐桓公宫中七市,女闾七百”。女闾,即妓女居住的馆所,也就是后世的妓院。但管仲所设之妓院,非惟满足青年男子的要求,还有更大的杀招在后——送妓与敌,兵不血刃。

 

齐国女闾,斥资巨大,雕梁画栋,气象非凡。各国商贾或为贸易洽谈,或为一显身价,或为吟诗作对,或为排遣寂寞,都难免一去。(作者简评:人之质性,清浊并存,善恶一体。夷吾此举,乃欲钓其耽于逸乐之心,而毁其忠义守节之体。此“精神病他”

 

管仲趁机择其精要,善作良媒,拉拢结交。从此别国之军政机密、市场动向,他如观掌纹。

 

《宪问》叹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此语非虚。

 

中国人需要自己的“管仲”,同时更要提防他国的“管仲”。

 

 

古例今鉴:

 

说五

 

推销员李某对王太太说:“您年近五十,皮肤仍不失光鲜靓丽。比其他的专职太太可强多了!就算用明眸皓齿、肤若凝脂来形容您,也不为过!”

 

王太太道:“谢谢夸奖!”

 

李某继续道:“如果我冒昧的说,在这样一张白璧无暇的脸上也会有寄生虫,您一定感觉很受冲击吧?”

 

王太太道:“哦?”

 

李某趁热打铁道:“不过,这可不是危言耸听,据资料显示,98%以上脸部都有这种俗称‘尘螨’的寄生虫存在,成年人感染螨虫的几率为97%。人体全身上下就属脸部和头部的皮脂腺最为丰盛,所以很容易地在脸上找到螨虫的足迹。螨虫以脸部的毛细孔为巢穴,并以脸部分泌的皮脂为食物,特别是油性皮肤的人寄生数量会更多,过敏性病症、严重肌肤问题、常见的肌肤烦恼等等都是因为螨虫交叉感染,进出毛孔带来细菌,或是螨虫产生的污物堵塞毛孔而产生的。”

 

王太太道:“什么样的化妆品好使?”

 

李某道:“夏天的女人总是忙着美白、保养肌肤,但不先祛除毛囊内的螨虫,那些昂贵的护肤品就都成了螨虫的大餐了,不仅无法起到美白、滋润的效果,反而使螨虫更加猖獗地为肌肤制造各种问题,打个比方:就好比我们每天用营养丰富的护肤品把螨虫像宠物一样养得个个都身强体壮的了,肌肤却在遭受营养缺乏和螨虫的威胁。所以想拥有真正健康活力的肌肤,先用我们公司出品的‘XXX牌活力水’来个彻底的深层清理是非常必要的。”

 

经过对方美容测肤仪的检验,王太太果然发现面部有许多微尘,便购买李某的产品。经过一段时间的试用,发现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

 

于是想要打电话斥责李某,人家却早已经转行了。

 

说六

 

大学毕业生张某经常去明福街的火锅店吃饭,但凡有放假的时间,还会呼朋引伴去那进餐。

 

朋友问他为什么选择那里,张某说那个地方价格实惠,环境优雅,东西好吃。

 

过了一段时间,店主因为出国要把店面盘出去。张某正想着与同学一起创业,就跟店主协商价格,店主表示非18万不可。

 

于是张某说:“这里通风不畅,环境背阴,桌椅也都很残破,13万足可以了!”

 

说七

 

心理辅导老师在一节大课上宣讲:“心理障碍几乎是人人都可能遇到,如失恋、落榜、人际关系冲突造成的情绪波动、失调,一段时间内不良心境造成的兴趣减退、生活规律紊乱甚至行为异常、性格偏离等等,这些由于现实问题所引起的情绪障碍,成为心理障碍。像这些问题大多数人往往自我调节或求助父母、亲朋、老师等帮助来调节,假如通过这些调节方法仍无效果时,就需要找心理咨询医生寻求帮助。”

 

学生问:“有没有不存在心理疾病的人?”

 

老师答:“没有。心理疾病是很普遍的,只不过存在着程度区别而已。我最近撰写了一部《如何培养积极情绪》,希望能对大家有所裨益。有意愿购买的同学可以联系我!”

 

学生问:“人人都有病,所以全校都应该成为您的客户?”

 

老师答:“是否订购全凭自愿,学校不予强制!不过‘行藏在我,用舍由时’。多读些书没坏处!”

 

由于那位老师颇有浮名,订购者竟过数百。于是没订者被视为心理不如其他人健康的“病态存在”。

 

鉴及周边氛围的无形压力,不少没订者也只好纷纷订阅,最后发现书中有不少照抄卡尔·兰塞姆·罗杰斯Carl Ransom Rogers)的《个人形成论:我的心理治疗观》之痕迹。

 

说八

 

在一节教学质量评估课接近尾声时,老师对课后习题进行提问:“《出师表》字里行间蕴涵着作者怎样的思想和精神?”

 

同学徐某回答说:“《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载:‘孔明治戎为长,奇谋为短,理民之干,优于将略。连年动众,未能成功,盖应变将略,非其所长!’在吴蜀联盟期间,诸葛亮先生曾清楚明确的提出‘弘思远益,应权通变’这一方略,意思是凡事需随机应变,相时而动,绝不逆势而为。然而在讨伐魏国这个问题上,他却不顾‘荆益非进取之地’、‘曹魏非速亡之国’、‘己身非将略之才’这三个重大要素,盲目北伐,徒耗国力,实际上违背了自己的八字方针。以致‘入其朝,不闻直言;经其野,民有菜色。’廖丽、来敏、李严再三苦谏而置若罔闻,终招‘谯周一言以亡蜀’!《出师表》作为其逆天伐魏的战前报告,反映了他刚愎自用的思想和外儒内法(即表里不一)的精神。”

 

下课后,老师嗔怪说:“为了应付检查,标答我让全班都背过,无论叫起谁来都得是那套,你私自改弦更张,为什么?”

 

徐某道:“我并没有按照标答背诵,也不知道标答是什么。”

 

老师解释说:“标答都应该是:本文善于表达,通过举例来论证自己的观点,毫无呆板说教之嫌。通读本文,诸葛亮那份为国为君鞠躬尽瘁的品质令后人景仰,一句‘死而后己’将那颗赤诚之心表现得淋漓尽致。由于本文是第一次北伐失败后所作,为提升士气,稳定朝局,作者在议论上气势宏伟,感情上慷慨豪迈。六个‘臣之未解’将文章之气逐层提拔以至巅峰。与此同时,说理上义正词严,间接地将苟安之心驳斥地体无完肤。气生于理,理又借助气则更见立论之高远,虽无惊人之笔,但仍很具说服力和震撼效果。表现了作者兴邦建业的思想和忠贞不二的精神。”

 

徐某:“一个人的道德文章、政治报告,只能截取一个人的侧面或某一时期的心理。当然,前提还得是这篇文章本身是肺腑之作,不是本本主义的化身。您怎么就能凭一篇文章反映作者的思想和精神?!远观明末东林党人钱谦益、李三才、高攀龙,哪个不是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升官发财、男盗女娼?!难道我们能仅凭以上诸人随随便便写的一份‘工作总结’,就真实无误的判断这个人的思想和精神?!所以这题目本身就有漏洞!”

 

老师:“你的个性在平时的课堂上发挥出来,并没什么不妥,反而值得提倡!但不应该在督导组前来检查的时候张扬出来!教学质量评估最重要的两点便是保证思想周正健康,价值观积极向上。你的回答如此偏激负气,领导不免以为我给你灌输了负面的价值观。当然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过错,下回注意就完了!”

 

徐某:“不能人云亦云,是我的过错之一;有独立的思考能力,是我的过错之二!”

 

老师以为徐某太过执拗,于是不再理会。班上的同学也都以为徐某的“个性”用错了地方,怕受他情绪传染,开始渐渐的疏远他。

 

过了一周,已经是临近考试之时。老师怕徐某依旧将前事记挂在心,影响心绪,便跟他道歉说:“为师仔细品评了你的答案,虽然不太主流,还是有两分道理。况且你的言论并没有触及什么道德底线,我原本是应该支持你的。希望这件事别给你造成什么心理压力!”

 

老师见徐某还是怏怏不乐,就说:“师生之间应该互相体谅!”

 

徐某回答:“我并非是在生您的气。只是即便我的答案有两分道理,写到试卷上依然不会得分。别人都得分而我没得,那么无法免去家长的指责和诟病;别人都能答对而我不能,还是无法免去同学的戏谑和蔑视。我将终究被视作‘病态的存在’。”

 

对“病他”之术的防范原则:

 

1.     如何区别‘病他’之言与药石之言?

 

昔扁鹊见蔡桓公,所陈以小见大,明晰利害,皆为药石之言。然而张仪向楚怀王所进之策,看上去也像直言鲠议。由于二者都披上了一层“医者仁心”的外衣,故而我们单从表面上很难加以区分。

 

为此,韩非子提出了“事起而有所利,其尸主之;有所害,必反察之”的原则。即以事功的标准考察谁是受益方,谁是受害方。

 

因此一种说辞呈现之后,如果对己有害而利于对方,就可以推断这是‘病他’之言,这是我们要摒斥的。如果对己有眼前之痛而益于长久,即可视作药石之言,这是我们需要包容的。

 

此外,经常一日三省、自我检查,争取了解一己长短,也是避免“病他”之言乘虚而入的有效方法,此即所谓“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2.     如何避免被‘病他’之术所害?

 

标节义者,必以节义受谤;榜道学者,常因道学招尤。那些经常被“病他”之言缠绕的,不是社会闻达之士,便是棱角分明的人。

 

所以想要最大程度的避免为“病他”所害,就必须做好三点。

 

其一是名心尽去,利欲尽消。退而求其次,可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有言道:功名富贵,直从灭处观究竟,则贪恋自轻;横逆困穷,直从起处究由来,则怨尤自息。《道德经》也说: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懂得这些,也就远离了“病源”。

 

    其二是质存朴鲁,与人为善。膻秽则蝇蚋丛嘬,芳馨则蜂蝶交侵。故君子不作垢业,亦不立芳名。只是元气浑然,圭角不露,便是持身涉世一安乐窝也。

 

其三是开拓心胸,雅量圆融。万物没有大过天地日月的,但杜甫却敢说:“日月笼中鸟,乾坤水上萍。”事情没有比兴亡更替还要严重的,然而邵雍竟道:“唐虞揖逊三杯酒,汤武征诛一局棋。”惟其襟怀气魄若此,面对世事流变,人性诡诈,才能“来如沤生大海,去如影灭长空,自经纶万变而不动一尘矣”。又何必惧怕他人诟病诋毁呢?

查看 赵丹阳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