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今年是典型的滞胀 明年大宗商品不会像今年这么强悍
2019-06-10 全球品牌网  鲁政委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缓冲经济下行,基建和地产几乎是轮流在站岗,明年又到基建站岗年。过去金融危机刚刚开始的时候,可以非常简单的进一步使用财政或者货币政策,然而在这么多年的接连使用,财政变得不是很宽裕,同时赤字空间并不能做太多经济进一步缓冲恐怕只有靠政策银行

  他说,回到严格的经济学定义,今年是典型的滞胀。明年全年PPI都会是正值,明年大宗商品价格不会像今年这么强悍,但也没有那么悲观。

  缓冲经济下行,基建和地产轮流站岗

  “现在经济,无论从去年还是今年看,还是从本届政府来看,都是一个大大的L型。实际上今年经济能够在6.7%的水平上持稳,很大程度上跟两个因素有关系,一个是基建,一个是地产。”鲁政委表示。

  2008年以来,缓冲经济下行,基建和地产轮流站岗。2009年基建,2010、2011年地产,如果照这个推下去,今年是房地产站岗,就意味着明年又到基建站岗年。目前整个民间投资都在下滑,制造业不上来,民间投资不上来,只能靠政府自己来了。所以基建投资跟国家预算类的资金紧密相连。本届政府就任以来,整个基建投资几乎维持在20%水平上,最低是17%,最高23%,平均20%。国家预算内的资金来源跟这个增速基本接近,而且越靠近2015和2016国家预算内资金,增速越快。

  政府并没有用宽裕的财政收支加以支持

  由于其他方面下滑,整个投资企稳,基建投资更多依赖财政资金。但是从2008年以来,不断财政刺激的结果,是政府很富裕的财政最近几年越来越捉襟见肘。2009年以来历年财政累积的收支,除了每年12月有比较多财政资金流出之外,其他时候基本上都是正的。但从去年开始,财政收支差从9月份开始缩。这可以理解财政支出的进度在不断提前,不再像过去12月份才出去。这说明财政收支紧张,压力不断增加,今年这个时点进一步提前,差额也进一步加大。也就是说现在政府并没有用宽裕的财政收支加以支持。

  预算稳定调节基金是不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过去财政收支比较好的时候,把今年花不了的钱放在小金库里,到了年底不那么好的时候,就把存的钱从小金库拿出来,弥补今年财政收支压力。去年由于中央地方资金使用非常多。所以很可能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到明年只有几百亿,而不是过去多则数千亿的水平,这么大财政收支的盘子,对于基建投资很可能明年需要18万亿的大盘子来说,几百亿是杯水车薪

  是不是可以靠税收土地?今年卖地还可以,土地收入也纳入到了统一预算当中。但是从最新的一百个城市的土地成交来看,从11月已经开始回落。照这个推下去,很可能到明年,即使上半年还可以的话,下半年这部分也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依赖。

  赤字空间并不能做太多

  中国完全能够承受3%、4%甚至5%的赤字。放眼全球,到2016年政府债务的水平,发展中经济体几乎很难超过60%到70%,而发达经济体可以更高。

  这中间一定是什么东西绑住了手脚,问题就在于负债率与国际评级之间的关系。比如巴西,当债务负债率上升时候,哪怕最初并不是特别高,也可以进行国际机构调降评级。1997年,负债率刚开始上升评级就已经降了。如果说巴西和印度他们债务水平不低,都是70%以上的水平。看看南非更冤枉,南非2009年的时候,债务水平出现上升的时候是非常低,只有30%,就被调降了,从35%一直到55%前进过程中,频繁的调降评级。

  调降评级带来什么问题呢?如果在封闭的经济当中没有问题,但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还是要警惕,因为主权评级是企业评级的玻璃顶。首先影响中国企业海外融资活动和走出去,也会影响金融机构国际化经营水平,还可能影响到全球重要性银行。做出扩大赤字之前,必须要审慎评估这些影响。当评估完这些很可能赤字空间并不能做太多。

  经济进一步缓冲恐怕只有靠政策银行

  经济进一步缓冲恐怕只有靠政策银行。2016年这一轮经济回升,相当大程度得益于2015年下半年政策银行发力,政策银行贷款开始上升。如果市场发行太多,就会导致金融债上升过快。那只剩下PSL了,现在已经1.6万亿,农发行四千亿,两个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两万亿。国务院提到要发挥开发性金融和政策性金融的作用,开发性金融就是指国开行,政策性金融主要是农发跟进出口银行。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又指出更好为当前经济发展服务。

  周行长IMF世界年会提到,尽管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有严格区分,但存在介于两者之间的选择,搞了这个财政货币政策。他说例如PPP和开发性金融,英国的融资换贷款计划也是一种形式,中国符合政策要求的项目贷款向中央做抵押,中央银行给他钱,这就是PSL。

  对于喊了很久却没有降准这一问题,鲁政委表示,如果不考虑成本,PSL在量上和降准有完全相似的替代效果

  鲁政委称,过去金融危机刚刚开始的时候,可以非常简单进一步使用财政或者货币政策,但随着这么多年接连的使用,我们的财政变的不是很宽裕。

  今年是典型的滞胀,明年大宗商品价格不会像今年强悍

  回到严格的经济学定义,鲁政委认为今年是典型的滞帐。假定需求稳定,突然出现了供给收缩。首先出现的是煤上涨,绝代双焦。从产能来看,煤炭钢铁产能的确没有去掉多少,甚至比上一年还多一点,但这种产能由于其他的力量控制,没法生产,导致实际生产出来的产量,要比需求要低。煤炭钢铁成本当中超过了60%,直接促成了钢铁价格上升,并且鼓舞了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上升。

  不过,他预测明年全年PPI都会是正值,明年大宗商品价格不会像今年这么强悍,但也没有那么悲观。

查看 鲁政委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