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网约车合法化:国家对发展分享经济的肯定和鼓励
2019-06-11 全球品牌网  程维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7月28日消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发布会,正式公布网约专车管理办法。网约车合法化后,满足条件的私家车可按一定程序转为网约车,从事专车运营。此外,鼓励私人小客车合乘。新政于11月1日起实施。

  滴滴作为网约车代表,为全国400余城提供用车服务,用户近3亿,日完成订单量1100万,拥有1500万车主与司机组成的服务伙伴网络,拥有中国87%以上的网约车市场份额。新规出台,为促进分享经济发展,方便人民群众出行。如此看来,滴滴责任重大。

  滴滴出行,从2012创立至今,用4年的时间成长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分享经济平台,是名副其实的分享经济界的“巨头”。想知道滴滴指数级成长的秘密吗?它又是如何定义分享经济?如何抓住用户的痛点实现增长?且看滴滴创始人程维怎么说!

  分享经济:锦上添花还是雪中送炭?

  张晓峰:滴滴选择出租车作为切入点,以后向平台化延伸,请问是基于怎样的考量?

  程维:在滴滴创业之前,我们的想法只是想让用户能打到车。滴滴是在做雪中送炭的事情,出行是实实在在的用户痛点和社会痛点。

  滴滴快速的发展,除了有资本竞争的因素外,还因为之前传统出行行业提供的体验实在不能满足老百姓的需求,互联网也没有在这个行业提供帮助。

  我们从出租车做起,经过激烈的竞争,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把一个线下传统行业快速渗透整合到互联网平台。现在90%以上的出租车司机都已经被互联网化。

  即便这样,出租车依然不能很好地解决用户出行的问题,我们开始更深刻地思考,是不是供给侧存在一些硬性问题,仅仅靠互联网信息化不能解决。所以我们开始做专车,开始打造一站式出行平台,以分享经济的理念在供给资源上打开了视界,平台更智能了,连接更有效了,选择更丰富了,整体效率更高了。

  使用比拥有更美好

  张晓峰:改变大众的认知和传统行业的模式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尤其在最初刚刚起步的时候。

  程维:是的,但教育用户是任何一个新业态诞生和成长的基础。分享经济有一个理念非常好,"使用比拥有更美好"。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滴滴用户依靠打车出行,自己不开车了,这背后有我们的判断和努力。我们希望的不是专车和快车替代出租车,而是网约车替代自驾,替代人人拥有一辆车、自己单独开车上路的模式。

  中国原来的城市规划布局、中国城镇化的特点、超大城市的规模、路网的建设,都使得中国在百分之十几的人均汽车保有量时,几乎所有城市交通都出现了瓶颈。

  传统的模式只能通过抑制需求来管理,就是摇号不让买,买了不让用;不仅是限号,未来可能还要提高各种各样的使用成本,甚至要收拥堵费。未来有一天,中国会出现开车出去吃饭,停车的成本比吃饭都贵的现象,现在香港就是这样子。

  这个瓶颈的破解方法就是由原来工业时代的拥有经济,向互联网时代的分享经济转变。这是新文明的必然要求。

  中国打车出行成本持续下降。首先是由于网络效应使得打车平台的效率越来越高。将来新能源汽车普及会进一步降低打车费用,新能源汽车在个人用车市场没有有效的普及,购买新能源汽车成本太高。但是新能源汽车未来会广泛应用于像滴滴这样的调度网络里,因为我们对一次性成本不敏感,对运营成本很敏感。未来滴滴平台上的新能源汽车占比会逐步提高到20%甚至更高,这会使用车成本进一步降低。无人驾驶汽车在未来的5到6年会逐步实现商业化。无人驾驶能使得平台用车的成本再降低60%,到那时可能花10块钱就可以走10公里。

  技术与观念驱动出行革命

  张晓峰:滴滴搭建的出行平台,不但引爆了中国的分享经济,也正好切合了出行行业的革命?

  程维:分享车辆的普及有两个条件,技术是一方面,观念是另一方面。如果没有技术的突破就不会有今天蓬勃发展的网约车。在刚刚过去的三到五年时间里,移动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智能机能够普及到司机和乘客,这些是基础。

  深度学习、机器学习等算法层面的积累,使得大数据调度平台成为可能,于是产生了这样一个具备社会化评价功能的产品。技术刚刚研发出来时,需要在实践中探索应用的方法,比如解决收费的问题,解决平台运行的问题,解决信任的问题,还要有社会化的评价体系。搭建起不断修正、不断完善的平台,针对社会需求创建一些产品,就能越来越多地解决大家的出行问题。

  今天我们通过互联网平台率先改变了大家的出行方式,未来会一步步通过大数据到无人驾驶再到智能汽车,未来互联网汽车的特点是新能源、智能汽车、电动汽车,是按需定制,甚至不再有个人汽车,都变成分享汽车,这是汽车发展的趋势,未来10年之内会有巨大的机会。这是今天滴滴的机会,也是滴滴的使命和责任。

  今天依然有很多人自己开着一辆车,四五个座位都空着,这就是奢侈品,是对整个社会资源非常大的浪费,因为占用了道路资源。所以我们努力地推顺风车,努力地推快车拼车,未来我们还要推出无限拼,这是一个类似于公交车的概念,动态地随时拼、连环拼,根据临时冒出来的需求和它的轨迹做实时高效的匹配,这个在传统出行行业中是不敢想象的。

  技术的壁垒已经突破,社会观念的进步也是很关键的,我们现在处在转变的新节点上。今天搭顺风车、拼车还有人觉得不习惯,将来大家会觉得我在路上开车不拉别人是很奇怪的。将来如果你的车上拼满了人你就应该走快速道,社会就应该尊重你,因为你把资源用到极致了,更加环保了。你一个人开一辆车也可以,那你就得走慢速道。这样的观念是一步一步往前走的,社会机制、体制会慢慢跟上新的业态。这在未来一定是很流行的方式,现在大家觉得它是一个新鲜事物,其实未来它就像水电煤一样平常。

  中国会成为分享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因为欧美的人口没有这么密,他们人均拥有的资源也相对丰富。而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已经遇到很大的资源瓶颈,需要分享经济模式来维护生存和发展的可持续。

  学会享受竞争

  张晓峰:你一直用"血海狼窝"来形容滴滴面对的出行领域的竞争,一定是有感而发?一面要面对激烈的竞争,一面不断推出新的业务,这个是不是很有难度的?

  程维:这3年多的时间,滴滴有太多的对手,是在超高强度竞争下顽强地存活和发展起来的,不管哪一场仗打输了,滴滴就都没了。

  滴滴也得益于这种竞争,快速成长背后就是因为残酷的竞争。在这个过程中,滴滴积累了很多竞争经验。比较成熟的业务我们会强化服务,不断改进用户体验;同时滴滴要做一站式平台,也在不断孵化新业务。

  我们在所有的垂直领域都是领先的,很少有企业在五、六个领域里同时获得绝对领先。市场上滴滴占出租车的99%份额,专快车占80%以上,代驾、巴士也都领先,目前滴滴是唯一全面的平台,其他公司都是垂直的业务。

  用户的喜欢和支持是唯一的生命力

  张晓峰:原来预料到会成长这么快吗?

  程维:能够活下来,能够有发展,这是我在创业3年多里唯一的目标。在一个原来没有的环境里诞生,并且要成长和发展,这是改革创新。它是一个新生的、弱小的、大家不理解的一个新的存在,它唯一的生命力就是有用户喜欢和支持。

  滴滴平台运行之初,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我们去说什么,而是真正的让用户去尝试、使用、改变习惯,慢慢的汇聚成一种力量。外在有什么表现形式,对社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拿我家来说,我改变得很深刻,我不需要站在路边招手打车了,也不需要再学开车了,我自己每天打专车、快车,有时候用顺风车。

  这种改变是多层面、多维度的改变,每天有千万级的用户在滴滴平台上用车,也有很多的司机讲了他们很多的改变。但这些都只是一个小浪花而已,我们所看到的这些改变只是一个大变革开始的前奏。

  为什么要有敬畏之心

  张晓峰:滴滴一直在强调心怀敬畏,在互联网公司里这是不多见的。

  程维:滴滴是一家年轻人领导的、发展得非常快的公司,快速发展的确引发了一些浮躁心态。2015年融了40亿美金,很多同学都"疯"了,好像做了很多原来没有做过的事情,觉得自己很厉害,就以为之前已经做得很好了。

  实际上,我们真正服务好用户了吗?还远没有。企业大了离用户就远了,我们希望真正了解用户,尽可能全面地搜集用户的声音。我们设立了移动体验平台“滴滴VOC”,一方面关注舆情与差评率,汇总体验分析报告;另一方面上线VOC论坛,收集内外部体验问题进行讨论和指派责任人解决,形成体验闭环,每天有很多用户会在这里发表意见;我们还设立"管理者客服日",管理人员每个月要拿出一天当客服。听客服电话我常常会觉得心虚,根本还没有做到很好地服务用户,规模大了不代表体验做到位了。

  我们这样一家靠营销扩张、靠海量的资本快速成熟或者催熟了的公司,首先要树立对用户的敬畏。这是第一点。

  第二要有对资本的敬畏。缺乏这种敬畏,资本就会来得快、去得也快。

  我们的团队很年轻,没有太多创业维艰的体会。大多数人觉得资本来得容易,对缺钱没有深刻的印象。很多人要做什么计划上来就要烧多少钱,我都很心疼。

  你知道在外面创业要融200万人民币有多困难吗?刚开始我们见了40家投资人,委婉地拒绝就算客气的。我们很多人虽然没经历过没钱的苦,但我们要懂得对资本心存敬畏。

  第三,就是要敬畏传统行业。我们不能带着挑战的心态说人家体制落后。传统行业走到今天,背后有很多可取之处,有很多经验、思考积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不是说一定要循规蹈矩,我们已经是一个强调独立思考和创新的公司;但我们必须要对传统行业心存敬畏,不然在以后的发展中会出现很多问题。

  出租车司机是滴滴最牵挂的人群

  张晓峰:如果你的读者是出租车司机师傅,请问你最想跟他们聊什么?

  程维:第一,滴滴是出租车师傅永远的益友,滴滴是世界唯一一家将出租车及司机连接到移动出行平台的机构。出租出行最大的难点是供需的连接。滴滴创立之初就选择围绕出租打车做一个信息平台,让用户更便捷地找到车,提升乘客出行的满意度。我们也一直秉持敬畏之心,希望真正提高出租车司机群体的社会地位和收入水平。

  滴滴走了一条全世界没有人走过的道路,在有些人看来是比较"笨"的道路,因为出租车的信息化是赚不到钱的,而且会倒贴钱。到今天美国纽约的出租车司机还是在"扫街"。扫街有很大的盲目性,既不经济,也占据道路资源。出租车司机车士军师傅讲过一句很形象的话,"乘客是聋哑人,司机是盲人,滴滴打车把两个残疾人给治好了。"

  第二,通过信息化、移动化、分享化解决出行难题是用户的要求,这个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滴滴不来做,其他机构也会做,海外巨头也会进来。

  滴滴所引领的是用车革命,改变的是用车的方式。"互联网+便捷交通"给用户带来智慧出行的体验,这个已经是大势所趋。中国现有的出租车运力无法满足日益高涨的品质出行要求,又不可能总是存在这样一个服务短缺的市场。

  任何服务行业经营的出发点都是满足用户的需求,当用户对便捷、体验要求越来越高的时候,服务设计、运营模式就必须跟上。这些方面,单一的出租车公司往往没有互联网基因,而这正是我们长项,我们可以为数百万出租车师傅提供既免费又简单的平台。

  第三,网约车的发展能够推动出租车行业的改革,出租车司机也在收获分享经济的红利。目前宁波、杭州、南昌、南京等城市已经提出取消出租车牌照的使用费。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要通过改革,能够让利于民,让行业有持续发展的活力。

  第四,对出租车司机及其家庭给予特别的关怀,我们一直在努力。无论滴滴如何布局,出租车司机是最让我牵挂的人群。2016年滴滴的目标是"司机之年",希望为平台上百万的司机师傅们提高效率、增加收入、减少空驶率,关爱他们的生活。

  此外,滴滴驿站是为出租车司机提供日常休息、饮水、开放洗手间、免费WIFI及充电等基础服务和专属优惠福利的线下站点,截至目前已经在全国各大城市拓展到4000多家。

  朴实、真诚地"对话"

  张晓峰:你对《滴滴:分享经济改变中国》这本书的期待是什么?

  程维: 滴滴首先是一个很特殊的创业的公司,是一家市场竞争很激烈,做的事情挑战了原来的一些监管秩序,团队非常年轻、发展非常快的一家创业公司。我们对资本的应用遵循了分享经济的理念。

  最初我们只是希望能够用互联网技术解决传统出行行业的一些痛点。创业起步的时候拼命地往前跑,非常快速的发展之后,我们开始反思到底什么是滴滴背后的大趋势、大潮流,像供给侧改革、分享经济、"互联网+交通"都不是创业第一天就有的,这个好像是恰好迎合了一些趋势。

  中国是最需要发展分享经济的,因为人口众多、资源匮乏。之前很多发展浪潮中,中国都是被引领的;而分享经济浪潮,中国应该能引领世界,这是一个机遇。

  什么是分享经济?今天在学术上可能还不好下很确切的定义,但我们已成为全国最大的分享经济实践者,我希望滴滴能够承担起这样的责任,跟各界专家一起来研究。

  这本书应该是借滴滴讲分享经济,而不是借分享经济讲滴滴。作为前沿的互联网企业带着这个责任跟大家一起来分享、研究,我也没有现成的答案,我们只能用行动来定义这个答案。

  程维简介:滴滴出行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程维曾在阿里巴巴集团任职八年,期间成为阿里巴巴B2B事业部最年轻的区域经理,后担任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裁。2012年,程维创办小桔科技并推出手机召车软件滴滴打车。

 

 

查看 程维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