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品牌网
我的七个错误:无知、短视、暴力、自负、伪善、僭越、懒惰
2019-06-18 全球品牌网  苏小和

关注营销,关注创业--添加微信公众号《创业项目加盟大全》:微信号:xiangmu114


  有一个简单的现象必须讨论:人无法通过自己的思考和行动,事先设计自己的出生和自己的死亡。但出生和死亡之间的过程,一个人能够自由选择,自由行动,自由承担。

  这并不是说出生的意义和死亡的意义不重要,恰好相反,对于一个人的生命意义而言,出生和死亡是最重要的命题,只有当这两个命题明确无误之后,一个人的过程随之才有意义。如果出生命题和死亡命题一片混沌,过程必然满盘皆输。

  所以,一个人一定要在生命的意义上防止出现三个错误:

  第一个错误,一个人必须防止自己在出生命题和死亡命题上的自我建设,你必须牢记,一个人的出生和死亡并不是自己的事前设计,不是按照自己的理性能力的自我想象,更不是自我赋予,当我们寻找出生和死亡的答案,必须仰赖于既高于我们的心灵、又高于我们的道路的上帝。

  第二个错误,一个人在没有明确找到出生的答案和死亡的答案之前,仓促展开自己的过程意义,将会是徒劳的,这会导致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人,你不能轻率地搁置出生命题和死亡命题,因为这是你作为一个人的基本问题,是你作为一个人的第一个问题和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回避了这样的问题,你会卷入一个怪圈,无论你怎么努力,无论你怎么奔走,你都不可能体会到幸福的意义。

  第三个错误,一个人在明确找到出生的答案和死亡的答案之后,却没有致力于人的过程意义的努力建设。这意味着你是躺在出生的时间地点上无所事事,或者是躺在死亡的时间地点上混吃等死。你会理所当然地懒惰,无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而且把这种懒惰与无知解释为你的生命的意义。

  事实上,我们的错误也是以“三一秩序”的方式出现的,当一个人拥有一种错误,则他的生命全部错误。也就是说,假设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个没有错误的人,则这个人在三个维度上都没有错误。常识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完美无缺的人,每个人都在某种我们不以为然的错误进路之中。

  佛是错误的,因为佛的轮回想象,不仅自我定义了死亡答案,而且自我定义了出生的答案。再伟大的修行,也不可能修到可以决定生与死的地步。佛教在人的起点和终点的命题上全错了。佛教的生死观念秩序是大错误,如果说人的错误有大有小,那么佛教的错误可能就是最大的。无知,太无知了。

  儒生是错误的,因为儒家“未知生,焉知死”,儒生把人的出生和死亡这两个命题都放弃了,只思考中间的过程。这是一种徒劳的工作,造成儒家文化秩序下的人几千年不长进,缺乏必要的纠错能力。所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其实是前不见生,后不见死。短视,太短视了。

  伊斯兰人是错误的。因为伊斯兰教试图把人的死亡命题抓在自己的手上,他们幻想通过他们的力量,提前死亡或者推迟死亡,他们不仅试图通过自己的力量强行决定自己的死亡,而是试图通过自己的力量强行决定别人的死亡。暴力,太暴力了。

  希腊人是错误的。因为希腊人是立足于自己的过程所展开的关于生与死的虚无想象,希腊人想认识自己,却不知道怎样认识自己,结果希腊人被自己的问题意识和知识结构所困。这构成了希腊哲学的自负传统,并由此积淀为人类所有知识人的理性主义通病。是的,自负,太自负了。

  犹太人是错误的,他们从头到脚穿着黑色的长袍,在吃饭的细节上过于追求外在洁净,在大众广庭之上假装祷告,而且总是希望自己遇到神迹。但当真正的神迹来临,他们却以人的有限性否定了神迹。他们把人的生命过程故意表面化,形式化,总是想在人间获得他人的赞许,积攒财富在地上,使得人的生命的过程好像一场虚浮的表演,进而把正义的冠冕戴在了自己的头上。伪善,太伪善了。

  天主教的神父们是错误的。神父们苦于上帝在不可企及的地方,而世界的罪恶无处不在。这种当下的愁苦和远方之远,让他们无法继续等待,而是假想了自己的权柄与正义。是的,他们不愿意理解人的生命过程的改进意义,把生和死这两种属于上帝意志的事件抓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这些神父们主动走向人类的高处,幻想振臂一呼,拯救世人。僭越,太僭越了。

  绝大多数基督徒也是错误的,他们不愿意承担人生的苦难,不愿意到大地的尽头传播福音,不愿意勇敢地与魔鬼征战,只想着躲在教堂里口说方言,念念有词,幻想在人性的有限性和幽暗性的状态下忽然圣洁,忽然正义。这种一蹴而就的心态,让他们丢失了生命的过程意义,忘记了上帝关于人是寄居的伟大诫命,忘记了上帝赋予他们的职责与使命。懒惰,太懒惰了。

  这样的辨析,让我们悲怆,每个人都处在错误之中,每个人的每时每刻都处在错误之中,那么我们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难道我们的生活就是从一个错误奔向另一个错误吗?是的,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但这种错误的生活提供给我们一种伟大的三一模型:

  ——只有上帝才是正确的,我们相信,在我们从出生到死亡的这一段时间之内,我们无法通过自己的力量完全抵达上帝的正确。(信心)

  ——我们的过程意义就是发现错误,承认错误,并针对自己的错误,展开一种开放式的纠错。(纠错)

  ——一个人的开放式纠错,仅仅具有过程的意义,无论一个人怎样开放式纠错,都不可能把握生与死。由此,在生的命题上我们要学会顺服,在死的问题上我们要学会交托。(顺服与交托)

  这个三一模型的涌现,让我有能力提出一个同时卷入了人性论和认识论的前提条件:

  每个人都是错误的。

  作为一种“postulate”的认识论方式,我认为这个前提条件具有相当大的合宜性,这种合宜性表现为三个维度:

  其一是简单状态。所有的给定前提条件必须足够简单。

  其二是中性思维。不具有排他性,既能够容纳真理,也能够容纳谬误。

  其三是超越性。超越了思想史上的其他假设性前提条件。比如超越了休谟的“每个人都是无赖”的人性前提条件给定,从休谟的关于人性的“审判”状态中逃离出来,赋予了人性的改进空间。比如同时超越了笛卡儿的认识论的唯理论和休谟的认识论的经验论,把上帝的超验启示和人的过程理性综合起来,从而也超越了康德的综合判断。

  总之,在“每个人都是错误的”这个人性论和认识论的假设前提条件下,那些总是认为自己正确的人们有祸了。无论你做什么,一旦你总是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你就堵死了开放式纠错的可能性。这种堵死式的困境,事实上也呈现为三一秩序,即在一个人的范围之内同时堵死了上帝意志、人的自由选择和人的过程理性。只要你堵死其中一个要素条件,你就堵死了全部的要素条件。

  人是一个信心的载体,也是一个纠错的过程。在应该顺服的地方必须顺服,在应该交托的地方必须交托,中间的过程则是我们的工地。努力吧,以一种纠错的方式努力,这是一个伟大的纠错过程,你会因此而更新,上帝会因此而喜悦。

查看 苏小和 所有文章
 相关文章
电脑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品牌网 i.globrand.com 浙ICP备09082595号
关注项目,关注创业,请加微信公众号:xiangmu114